《十冷》《镇魂街》动画导演:中国动画不用急,也别浮躁

2年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动漫 / 专访
设计师专访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设计师专访联系,谢谢配合。

卢恒宇和李姝洁,曾联袂执导《十万个冷笑话》、《尸兄》、《镇魂街》和《十万个冷笑话大电影》等动画。喜欢搞笑、无厘头,有大脑洞,是动漫圈出了名的“逗逼情侣”导演。我们和他们聊了聊动画电影梦,以及《十冷》、《镇魂街》等动画的制作故事。


专访人物简介:

 

卢恒宇和李姝洁,曾联袂执导《十万个冷笑话》、《尸兄》、《镇魂街》和《十万个冷笑话》大电影等动画。2012年一起创办了“卢恒宇和李姝洁工作室”(成都艾尔平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喜欢搞笑、无厘头,有大脑洞,是动漫圈出了名的“逗逼情侣”导演。

 

卢恒宇和李姝洁导演的《十万个冷笑话》动画,根据漫画家寒舞作品改编


站酷网:动画电影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两人从小就有动画情结吗?

 

卢:几乎小孩子都会喜欢动画,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爱好渐渐变淡了。我是一直很喜欢,所以大学学了这个专业。上大学让我有机会从小县城来到大城市,眼界开阔了许多,做电影的梦想大概就是那时候萌发的吧?


李:我在小学导演过一次舞台剧,那次“创作”让我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未来将会从事什么样的工作。我的爱好太多了,音乐、美术、文学……想来想去,只有动画这种工作能让我将自己喜欢的艺术形式融汇到一起。说到电影嘛,是大学时看了一部纪录片,让我产生了“我也想让大家排队买票看我做的动画电影”的想法。


站酷网:  “卢恒宇和李姝洁工作室” (艾尔平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多少人的团队?如何分工?看到网上工作室的招聘信息,所谓人以群分,具备什么气质cai neng)的人可以进入工作室工作?

卢:现在公司人数在一百多一点,还在继续扩大。具体分工会根据项目的需要和人员自己的技能进行一定的调整,但基本上和其他动画公司没什么太大差别:前期中期后期;原动画美术特效;模型材质灯光……动画的做法大同小异。


李:因为我们喜欢尝试新的东西,所以未来的项目在制作方式上也一直在变化。既有二维动画,也有三维动画。同时,我们也在尝试把更多新的技术带入到动画的生产里,比如游戏引擎、动作捕捉、人体扫描之类的。所以我们招聘的人才各种各样。从人事财务到原画平面再到程序策划……都在招。


卢:总的说来,我们的工作是给观众“讲故事”,那我们需要的就是能运用各种工具来“讲故事”的人。

 

卢恒宇和李姝洁导演的《镇魂街》动画


站酷网:有个比较现实的数据,中国电影市场2016年上映动画电影总票房达到65.36亿元,比起《十万个冷笑话》电影上映的2015年全年45亿元上涨了20.36亿元,涨幅达到45%左右。但据中国电影数据信息网显示,2016年,中国内地13部票房过亿的动漫电影,只有《大鱼海棠》和《熊出没》是国产,其他的都是美日产,《疯狂动物城》、《你的名字》等等。国产动漫票房在1000万以下有25部、票房在1000-5000万的10部,而5000-1亿的有2部。这种现实,怎么看?你觉得什么原因?担忧吗?

卢:动画电影的票房是跟着整个中国电影票房一起上涨的,虽然现在这个涨幅已经不如前两年了,但还有空间。电影这东西,是靠观众拿钱包投票的,好看就看,不好看就不看。谁管你是国产美产日产。关于你提到的这个比例,我觉得很正常,美国日本的动画就是比我们的动画更好看,所以票房就是比我们高。这事我一点也不担心,因为这证明我们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啊。


1abe58d09447a801219c7767b60b.jpg

 

站酷网:卢恒宇和李姝洁工作室(艾尔平方)的梦想是让人们排队买票看我们拍的奥斯卡最佳动画电影,但很多人会说,中国动画没钱、没人,没资源,这些困难怎么破?

卢:啊……关于这个梦想……


李: 其实呢,这个梦想是我俩梦想的合体。我的梦想是“想让人排队买票看我做的动画电影”。老卢的梦想是“奥斯卡”,加在一起,就变成了现在这个。关于“排队买票”这件事,现在大家都在手机上买票了,没人排队了哈哈哈。

卢:“奥斯卡”是我给自己的一个目标,当一个人有了具体的目标,动力会更足。能不能得奖无所谓,但我想先让自己的作品看起来能达到小时候看过的那些奥斯卡经典电影的级别。


李:没问这个,人家问的是:中国动画没钱、没人、没资源,这些困难怎么破?


卢:我觉得,现在资本这么热,中国动画一点也不缺钱啊,没人可以慢慢培养嘛,资源的话等钱越来越多,人越来越多,也就有了啊。我们什么都不缺,只是需要时间。时间才是我们最需要的。所以大家不用急,也别浮躁,别总想着一口吃个胖子,世界上只有一部《大圣归来》,没人能成为“下一个”。一步一步,一部一部,做好自己能做的就行了。


f10e58d09546a801219c77ec741c.jpg

 

站酷网:网络、新媒体的出现,对动漫产业有什么影响?


卢:这影响可就大了,不只是动画和漫画。整个人类文明都在面临一次全新的变革,这强度不亚于从农耕文明到工业文明!


李:说回来。


卢:哦。单说动画和漫画,那就是机会和可能性变多了。过去你做动画只能在电视上放,现在可以选择各种适合你的平台;过去你画漫画只能和杂志社打交道,现在你完全可以自由创作靠自媒体来运营。要是没有互联网新媒体,类似《十万个冷笑话》这样“奇怪”的作品,不论是漫画还是动画,大家都是看不到的。整个产业都在野蛮进化,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从现在看来,越来越多的好作品出现,越来越多的从业者获得了匹配的收益,越来越多公司开始盈利,良币正在驱逐劣币。不久,随着视频行业的再次升级,内容的收费模式也会改变,一切都会变得越来越好。

 

站酷网: 从《十万个冷笑话》,到《尸兄》,再到《镇魂街》,回头看有什么(遗憾)与

卢:忘了是谁说的了,电影是一门遗憾的艺术。最大的遗憾就是作品还没能达到自己的预期。但我也相信,我最好看的作品,永远会是“下一部”作品。没有当下的遗憾,也许就不会有下一次的努力。


李:约翰拉塞特说,我们的电影永远都没有完成,它只是按时上映了而已。《十万个冷笑话》剧集让很多人认识了我们;因为《尸兄》的原因我们成立了公司;在做《十万个冷笑话大电影》的时候因为人手不足无法掌控质量,我们决定扩大公司规模,而且电影的成功也让人们意识到我们可以讲好一个电影故事,这也让我们有机会把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经典动画《雪孩子》改编成电影;到了《镇魂街》,我们尝试了新的制作方法,也证明了“非日式”的改编方法在中国也是行得通的。这样看来,只要我们还在不停地创作,得到的就会比失去的更多。

 

d56158d0950aa801219c773cfdfd.jpg


站酷网:《十万个冷笑话》、《尸兄》、包括2016年的《镇魂街》动画都改编自人气漫画作品,会怎么选择与漫画原作者做好沟通?

卢:我觉得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成为这个作品的粉丝,站到粉丝的角度和作者沟通,会很有效。

 

站酷网:原生IP改编动画,通常会有不同的声音,怎么看原生IP粉对动画版的评价?会在意那些负面声音吗?

卢:所谓的不同声音,无非就是两种,一种是在原作的基础上讨论改编作品的好坏,这种声音我们会很在意;还有一种是“原教旨主义者”,就是“只要和原作不一样就不好看”。对于后者,你太在意了就会走极端。我们尝试过不同的改编方式,像《十万个冷笑话》的剧集,我们并没有做多大改动,而《镇魂街》我们在原作基础上进行了大量的改编。根据作品本身的特质,我们会考虑更适合它的改编方式,目的就是让更多人能看到这个作品。


李:《十万个冷笑话》是个搞笑的剧,自身本来就有很好的传播性,所以我们选择大部分根据原作来。《镇魂街》作为漫画来说比较传统,要让更多的“路人粉”能感兴趣,肯定得多花点功夫。但不管如何,最终的结果我们还是很满意的。《镇魂街》第一季的数据表示,原作粉在所有观众的比例里只占了10%左右。


卢:其实我自己就是很多作品的“原教旨主义者”粉丝,所以我很清楚其实在我心里,根本就不愿意看到自己喜欢的作品被商业染指,我甚至不希望有新粉丝加入,这样会破坏我与这个作品之间那份独特的优越感。站到粉丝的角度这样没问题,但站到商业改编的角度,就很尴尬了,一份商业作品,我要服务的是广大的观众老爷,不是少数人。

 

3ceb58d0958ea801219c776b0ed8.jpg


站酷网:在IP经济火热的今天,动画更像是IP的放大器,怎么看这种现象?比如《镇魂街》,IP对动画点击影响大吗?

卢:的确是这样。上面我们也说到了,镇魂街的观众群里看过原作的只占到了10%,剩下的都是被动画吸引过来的。动画播出后又会让很多人回过头去看漫画。当时《镇魂街》在线阅读量也翻了几倍,变成了第一名,超出了第二名一位数!之前《十万个冷笑话》刚被改编成动画时也是这样。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作者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被改编成动画。没办法,现在是一个视频年代,人们的阅读习惯越来越少了。


李:但这10%对作品的作用还是很大的。漫画成本低,速度快,可以用更小的代价来验证一个作品是否能成为一个具有商业价值的IP。《十万个冷笑话》也好《镇魂街》也好,在被改编之前就已经是人气作品了,这证明了它们有被开发的潜力。

 

站酷网:有评论说,你们是介于互联网导演与传统导演之间的导演,怎么给自己界定?网络动画和电影动画在制作理念、叙事手法等方面有什么不一样?

卢:导演……就是导演啊……我没觉得有什么不一样。


李:我们对“导演”的界定,就是用画面和声音讲故事的人。至于是在电视上还是在电影院还是在网站上,一是要看这个故事更适合怎么讲,二是你的故事想讲给谁听。

 

29f258d0973aa801219c776fd7bc.jpg


站酷网:你们眼中什么样的网络动画、动画电影是好的作品?好动画具备哪些要素?

卢:简单的说,就是要好看啊。


李:好看就是好动画的要素。


卢:嗯,人还是活的简单一点比较快乐。

 

站酷网:很多人好奇为什么卢恒宇和李姝洁工作室选址在成都,不在北京、上海这些文化产业更发达的地方?

卢:因为当年刚好就在成都……其他的联合创始人也都在成都……


李:其实我们也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北上广的确很发达,但并不一定适合我们这样的行业。动画是个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北京已经够挤了,我们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卢:北京太大太喧嚣了。做动画还是需要更安静更能沉得下心的地方。至于北上广的资源,现在交通这么发达,出差就行了啊。

 

站酷网:艾尔平方接下来会有哪些动作?之前多是平台漫画改编,未来会不会推出自己的原创动画?原创动画会否有商业压力?

卢:电影方面,今年会上映《十万个冷笑话大电影》第二部。之后会有和微影、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一起合作的《雪孩子》,原创的电影也在计划了。剧集方面,除了大家都在期待的《镇魂街》第二季 ,我们也在策划一部原创的剧集。


李:不管是改编作品,还是原创作品,都是商业作品,只要是商业作品,就会有商业压力,站到导演的角度,我们只需要给观众带来好看的片子,娱乐观众就行了。



工作室logo——

卢恒宇小时候照片画了胡子,加上迪士尼圆形耳朵。

耳朵边上的小框是李姝洁的眼镜,3D版logo翻转另一面是李姝洁。:)


站酷网:十多年时间动画导演,怎么看这十年中国动漫市场变迁和未来发展?会为奥斯卡最佳动画电影一直努力下去吗?

 

卢:这十年,很多事情从无到有,从小变大。个人的感觉是越变越好了。但现阶段还有很多事情不够好,产业水平距离日美还很远,商业模式还太单一,观众群还没充分扩大……我们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这也证明了这个行业还有很大的潜能没被挖掘出来。光是“动漫”这个词到底怎么定义,都还得吵上几年呢,所以一切皆有可能。


李:“奥斯卡最佳动画电影”是个方向,肯定一直努力下去的。


卢:因为害怕太早得奖失去人生动力,我还有个备选方案,就是E3年度最佳游戏奖之类的。万一呢?


李:你别挨骂了!

 

鞠躬,下台,返场小段是最后一个问题。(导演自加戏)

 

站酷网:从过去经验看,年轻人怎样培养自己好的导演思维?

 

卢:多看片。

李:看好片。

 

鞠躬,下台,散场。(导演自加戏)


专访主持:Dora_Ma

视觉设计:海边的卡夫卡

454
- 1位推荐设计师推荐 -
    没有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