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国动漫造梦人金城:原创动漫不能只看眼前

2年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动漫 / 专访
站酷奖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站酷奖联系,谢谢配合。

一本本《漫友》《新蕾》可以说伴随了我们80 、90后的整个青春,在那个没有出版商愿意出版漫画的年月,漫友的存在无疑就像汪洋里的一座灯塔,激励着中国怀着原创漫画梦想的人们,而为我们开疆辟壤的不是别人,就是我们今天的主角——金城。

312358eb2680a8012049efe16a49.jpg



前言

 

一本本《漫友》《新蕾》可以说伴随了我们80 、90后的整个青春,还记得那时候满怀期待地拆开封皮,翻看着里面精美的彩页漫画,和《新蕾》那些美得不要不要的封面,甚至现在看来有些青春的“酸臭味”的文字,现在细细想来都是满满的青春回忆。

 

而对于漫画从业者而言,《漫友》就不只是回忆那么简单了,当时的漫画家有两种,一种是漫友签约漫画家,一种是想跟漫友签约的漫画家,在那个没有出版商愿意出版漫画的年月,漫友的存在无疑就像汪洋里的一座灯塔,激励着中国怀着原创漫画梦想的人们,而为我们开疆辟壤的不是别人,就是我们今天的主角——金城。

 

1997年金城创办了漫友文化,2004年他又创立了金龙奖原创动漫艺术大赛,他建立了中国原创动漫评选、奖励和推广机制,打造了包括夏达、本杰明、丁冰、寂地、朱斌等近百位在海内外炙手可热的动漫明星。从它开始创业至今已经过去了20年,这段漫长的时间里,他成就了很多漫画家,为喜欢漫画的我们打开了一扇扇通往漫画世界的“任意门”。作为中国最资深的动漫行业的引领人,面对着如今瞬息万变的市场和需求,今天,他又将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惊喜呢?

 

 

 

 金城:原创动漫不能只看眼前

 

 

站酷网:从1997年您创办漫友文化,距今已经将近20年了,作为中国最早的一批接触到日美动漫的人,从最年轻的漫画读者和创作者,到现在资格最老的动漫行业从业者,有怎样的感概?

 

金城:最开始我做《漫友》是想给漫画行业打造一条高速公路。因为当时人们对漫画是存在很大争议的,如果这种画叫漫画,那中国传统的幽默漫画叫什么?传统的连环画又是什么?漫画就能把这些全部代替了吗? 基于以上的问题,我们开始研究动漫这两个字。那个时候国家开始大力扶植动画产业,我就想到让动画带动漫画是一个不错的战略。国家推动动画的原因是因为动画对儿童、青少年的成长很重要,但是对漫画的态度却很冷淡,把漫画当做糟粕和小儿科。为了让动画把漫画带起来,我开始大力推广动漫这个新概念,那时候漫友就有动画100和漫画100,上半个月内容以漫画为主,下半个月以动画为主。

 

2004年,在北京创办了第一届中国动漫金龙奖,也是第一次把动画和漫画合到一个奖项当中。之后动漫这个词开始流行,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也开始使用这个词,2006年国务院发布文件扶持动画行业的时候,也把扶持动漫发展提上了日程。

 

从那个时候开始,漫画就和动画并列成为国家战略扶持的创意门类了。如果只说这些年我为漫友赚多少钱,那我就是一个纯商人了。纯商人可能获得更多的经济利益,但是我还是觉得这样是没有意义的,一定要给动漫行业创造一个良好的生态环境,或者是建造一条高速公路,这样整个产业才能发展起来。


e43858eb0402a8012049ef49013a.jpg

 

 

站酷网:当时创办一个这样的新的刊物,从无到有这个过程肯定是我们难以想象的,您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决定创办漫友文化呢?能不能给我们讲讲您的故事?当时遇到的最大的问题和难关是什么?

 

金城:从1995年到1997年,在我创办《漫友》的这三年间,中国的市场已经被大量的盗版日本漫画充斥,当然被盗版的一定是日本漫画中最好看的那部分。从那个时候开始,读者们会用日本漫画的标准来衡量我们,而当时我们只是一个刚刚起步的小杂志。因为电视和盗版漫画的冲击,传统的连环画画家都纷纷转行了,而新的一代的作者都是按照日本漫画的套路进行创作,所以很难与日本那些非常成熟的作品竞争。而且你更无法想象,那时候的原创作品就像毒药一样,对于杂志的畅销起着完全相反的作用!

 

《漫友》最开始是以刊登日本动画、漫画的资讯为主要内容的,后来我们开始慢慢的加入原创内容,而这一个尝试直接导致的结果是,原创的内容越多读者却反而减少了。这个问题着实让人头疼,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决定在增加原创内容的同时,把一些原创漫画做成各种各样的延伸品,当做随刊赠品送给读者。通过这样的方式渐渐的让读者开始接受了《漫友》。


bf3c58eb0379a8012049ef242ec1.jpg

 

漫友封面



站酷网:您从一个漫画创作者,到漫画内容组织者和媒体人,对您来说两者从职业和心态上有哪些不同呢?

 

金城:1997年在北京创业的时候,我组织了20几个作者一起做原创,出版了第一本杂志《时代漫画》。但是后来我就发现这样行不通,因为当时漫画还是个新事物,人们并不认为漫画它能够成为一种职业,更不认为漫画可以被当做一个梦想去追求。当时感觉就像处在社会的灰色地带里,虽然我们认真定了目标,但是社会不认可我们,市场也不要我们的东西,即使画的再好也没有用。


在当时如果以一个漫画家的身份去做事肯定是无路可走的,我们应该突破漫画人的身份,冲到局外去塑造我们这个行业。于是我放弃了漫画创作总监的职务,一门心思去做出版人,做市场运营者。当时那些漫画作者和画手知道我的决定后都很吃惊,有些关系比较好的朋友甚至会开玩笑说我是个艺术叛徒,变成了满身铜臭的商人。但是从现今的状态来看,这样做是必要的,因为如果还是从漫画人的角度去办《漫友》,现在中国的这个环境是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化的。

 

今天回头再聊到这个话题也很有趣,如今《漫友》已经20周年了,由职业经理人来操刀和管理,现在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做一些学术展览和策划,以及一些新的漫画家的培养,在给他们策划一些展览的同时,我自己也开始提笔创作。等于20年后回过头来,我又可以有时间来画我的画了。

 




水墨作品


 

站酷网: 对于日本和欧美都有自己的一些比较稳固的审核和推广的体系。但在中国漫画可以说是毫无根基,当时漫友是怎样把这个体系建立起来的?

 

金城:在当时建立这样一个体系是很不容易的,中国的90年代漫画是舶来品好无根基,成熟的发行体系更是天方夜谭。那个时候全国上下只有日本漫画盗版商赚的盆满钵满,而我们的原创漫画怎么给市场他们也不卖。在那样一个畸形的环境下,真的是拼了青春和性命才把市场做下了的。


那时候我刚引进了台湾漫画作家敖幼祥的《乌龙院》,合约一签就是十年100本,不管对于我还是作者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我们无形中组成了一个命运共同体,就是说如果《乌龙院》做不成我就倒闭了。更让人头疼的是最开始人们并不看好这本漫画,发行商也不愿意卖。于是我就和敖幼祥就开始全国各地跑,挨个拜访那些发行商,那个时候中国还是一个酒桌文化,所幸从台湾来的敖幼祥天生能喝酒,于是我们老哥俩出生入死,跟这些发行商走遍全国,喝遍全国,常常这一场酒刚结束还没等醒过来,马上又要转战到下一个城市。很多时候第二天早晨从宾馆醒过来,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就是这样一番鏖战,发行商没有被我们的漫画感动,却被我们的精神感动了。慢慢的我们变成了朋友,他们开始看敖幼祥的《乌龙院》,结果一发不可收拾越看越上瘾,就这样我们开始有了第一批订单,后来很多区域的市场产品,也都是这样做过来的。

 



aca958eb1593a8012049ef5bda51.jpg


敖幼祥的《乌龙院》封面



站酷网:您觉得像中国动漫这样一个野蛮生长的状态下发展起来行业,有哪些独有的“中国特色”吗?

 

金城:中国动漫还处在成长期,在这个时候我们不妨回忆一下80年代中国动画的辉煌时期,那个时候我们被世界称作中国学派,当时感动他们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我们用了中国人特有的那种表达方式,例如《大闹天宫》、水墨动画《山水情》等等,它们在世界上获得了许多动画奖项,而今天我们的作品往往在这些方面忽略了,我们盲目追求市场化,却失去了灵魂。


在表达形式上我们有水墨动画、剪纸动画,甚至还有撕纸动画,但是我们不能单从形式上去学习,我们要把中国人特有的观念、价值观、意识形态和表达方式捡起来。如果只去套用形式,往往会被这些程式化的东西束缚起来,中国式的思维模式才是我们真正缺失的。

 


站酷网:比起往昔,如今中国有着巨大的资本涌入动漫市场,也不断吸引着各种投资者的关注,在这样一个新的市场环境下,您觉得我们的中国动漫遇到了哪些新的机遇和挑战?

 

金城:在中国日本式的漫画整体来看是在走下坡路。我们没有日本动漫的黄金十年,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今天漫画和动画遇到的是更广阔的市场,一定要和时尚和市场紧密结合,不能单纯为动漫而动漫,拿插画打个比方,现在许多插画师都开始和国际品牌合作,品牌也通过插画去提升它的产品价值,插画在其中起了很重要的作用,显然在这些方面中国还是空白。再比如说剧情漫画,一定要走电影化的路线,要对它未来外延拓展和开发建立一个好的基础。

 


84e958eb12d3a8012049ef5a4cbf.jpg


村上隆和lv合作系列



站酷网:近几年中国的动漫行业发展得非常快,吸引了很多原创作者进入到这一行业,目前这一行业的现状是如何的?大部分的原创作可以靠漫画养活自己了吗?

 

金城:现在的中国主流社会看漫画已经觉得稀松平常的了,但是在我们那个时代,漫画作者还是一个特别稀缺的职业。当时我为了《漫友》的原创板块,满世界去搜罗年轻的原创作者,现在提起聂峻、本杰明的名字,还有谁不知道?但当时我是找了一个又一个地下室,穿过一道又一道厚重的铁门,才找到了他们。他们在那个小小的房间里创作,整个房间都弥漫着潮湿以及方便面的气味,地上满是吃剩的速食垃圾。那个时候的原创作者为了追求梦想,大多都是处在这样一种境遇的。夏达也是《漫友》的骨干作者,当时她在北京生活的时候,也会因为吃不饱肚子,尽量不去运动,这样才能有多一点体力来画漫画。这就是我们中国原创漫画的第一代作者。

 

而现在原创作者的境遇完全不同了,像夏达、韩露他们的作品大多都被拍成了影视作品,包括电视剧、动画等等。这代表了什么?代表了他们的作品已经突破了中国社会对于漫画的固有的价值框架,它们已经成为社会主流的文化商品被进一步的接受和挖掘。过去每天辛辛苦苦画漫画的动力无非是稿费能够多给一些,但是现在他们的期待变成了,我的漫画有没有可能做成电影?有没有可能做成一部真人剧?他们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738a58eb1147a8012049efd9284a.jpg



韩露、夏达、本杰明


 

站酷网:越来越多的人在互联网或者说手机上观看漫画,为了适应手机浏览,漫画师们也开始改变之前的分格习惯,对于这样的现象您怎么看?在您看来和20年前相比,现在的漫画创作者和观众的心态有哪些近似与不同呢?

  

金城:任何事情都是有利弊的,基本上还是看大方向,看主流。现在的原创作者跟过去已经很不一样了,不可同类而语。现在各种移动阅读平台上有许多正在连载的原创漫画,基本都是以条漫为主。其中有一些作品动辄几百万、几千万的阅读量,影响力非常惊人。但实际上这些作者全都是新人,我们对这些作者一无所知……

 

因为网络这个新型媒介的出现,把原本只能精英人士创作的漫画,变成了人人都可以参与的全民选秀。只要你有漫画才华,就有机会可以脱颖而出。虽然别人叫我动漫行业的领军人物,作为平面出版方,我认为漫友文化这20年里确实做了一些事情,但是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目前出版行业的市场日渐萎缩,新媒体漫画这种流行的趋势,也是我乐见其成的,虽然它抢走了很多纸质漫画出版的份额,但是我认为它让整个漫画行业有了更多的可能性,也给更多的年轻漫画作者提供了施展才华的平台。 

 


站酷网:当年,你去创办杂志以及奖项,是出于对当时动漫环境的诸多“看不惯”,您现在还会有哪些“看不惯”的地方吗?

 

金城:中国动漫快餐化趋势有点严重,现在我们往往在构思一个故事桥段的时候,会立刻就想要一个能让大家发笑的小包袱,我们重视速度,却忽略了对长远的打算。在反观那些经典美漫,一年又一年被翻拍成电影,无限的去进行延展开发,这是我们需要学习的,在这方面我们要看的远一点,不要只看眼前。

 

并且现在中国的作者在形式上受到太多日本的影响了,我在参加一些国际评奖的时候,人家总是拿这些话来嘲笑我们:“你们中国的作者怎么老是画日本的漫画。”这真是一个挺尴尬的事情。




金龙奖颁奖现场


 

站酷网:2004年您创办了金龙奖,在那个还不是那么开放的资本市场,当时筹备着么大一个奖项,我想过程一定是有趣和曲折的?能不能分享两个当时的故事?

 

金城:当时就是头脑发热,现在想想我当时一定是疯了。第一届金龙奖一共花了一百六十万,都是我自掏腰包,因为当时企业赚不了多少钱。第二届我也是自掏腰包,就这样硬挺到了第三届,那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能不能办下来。就在我要放弃举办第三届的时候,广州政府伸出了橄榄枝,希望金龙奖能够落户广州,政府会提供一些扶持,也是在那个时候,我做了一个巨大的决定,连同公司总部以及金龙奖的活动项目一起从北京搬到了广州。金龙奖从开始到现在已经举办了十三届了,已然变成中国最资深的动漫奖项了。可惜的是社会上还是正常人多,像我这种不正常的人还是太少......

 

 

站酷网:在当时中国还没有任何一个有关于漫画和插画的评审机制,您是如何去创建这个评审和推荐机制的?做了哪些比较大胆的尝试呢?

 

金城:在国外漫画的评奖里是不包括插画和绘本的,但是为什么中国所有的漫画评奖里面都有插画和绘本?因为我当时就是要建立这样一个体系,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中国的漫画作者还是太稀少,多一点选择空间,就能让更多的人可以接近我们这个奖项。漫画这个门槛会难住很多人,像插画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所以我就把绘本和插画也放了进来。到今天为止举目四望,把插画和绘本加入到动漫的奖项的,金龙奖还是第一个。

 


c22358eb0f76a8012049ef3d1d2e.jpg


 

站酷网:2017年站酷举办了首个站酷奖,主题是”设计、生活、未来“,此次您应邀成为站酷奖的评委,您觉得漫画是如何影响着我们的生活和未来呢?

 

金城:在美国、欧洲、日本,漫画它不仅仅影响着当代的艺术创作,更影响了社会的潮流,漫画里面的一些想象,实际上能够成为人们的未来生活。漫画这门艺术本身,它一定可以有更大的潮流引导性。它不像其他的艺术在追赶潮流,漫画一直都是走在潮流的前面,通过漫画,我们可以洞见未来会有哪些好玩的事和流行符号,比如说现在流行词语萌和宅都是来自于日本漫画,相信今后漫画跟我们的生活也会更加紧密。

 


站酷网:而此次面临新的大赛,您将会从那几个方面对作品进行审视呢?对于作品的艺术性与商业性您会更看重哪一个?

 

金城:站酷奖是一个设计赛事站,设计本身就是一个比较特殊的视野,它和生活是紧密结合的,我会从生活和设计这个角度,更多的让漫画介入进俩,不再仅仅看它剧情好不好看,同时也要看它能给未来带来什么,他的观念和意识对于潮流的引领性,这个是我关注的。


我个人还是倾向于艺术至上。因为像好莱坞这样的成功的商业动画,他们也坚持艺术至上,过不了艺术的门槛,其他商业都是空中楼阁。

 


站酷网:我们相信现在其实还有很多的漫画从业者也像当年您那时候一样,靠一腔热情支持着自己的事业,当年的热血青年想对现在的热血青年们说什么吗?假如今天您的孩子想从事原创漫画行业,对他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金城:我们做事情不要那么现实,要有梦想,梦想会让我们克服很多困难。如果一开始就把困难想得那么多,人的一生会很无聊,事情也不可能做的完美。如果是我的孩子想做漫画,我会让他画他喜欢的,不要给他束缚,让他任意发挥吧。



更多站酷奖详情登陆:

站酷奖官网 http://awards.zcool.com.cn


专访主持:冷春苗

视觉设计:Shrek


226
- 0位推荐设计师推荐 -
    没有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