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野喜孝:保持入门者的心态

3年前发布

原创文章 / 插画 / 专访
设计师专访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设计师专访联系,谢谢配合。

5月28日,天野喜孝作为分享嘉宾现身央美2016 CAFA游戏设计产业论坛,次日站酷网有幸对天野喜孝进行了独家专访。我介绍说,站酷上有很多插画师和绘画爱好者,很多你的粉丝,天野先生就把年轻插画师装进了心里,谦虚坦诚地说了很多真心话。



【人物简介】

天野喜孝,日本画家、角色设计师、插画师、书籍设计家,也触及舞台美術和服装设计等领域。凭借纤细妖艳而梦幻的画风在欧美也很有人气,曾在纽约,伦敦,巴黎,里昂,科隆等地举办过个人作品展。

在国内最广为人熟知的是他为著名的电子游戏作品《最终幻想》系列所作的人设、插画,其次是为日本知名的幻想文学作家田中芳树的《亚尔斯兰战记》、《创龙传》所作的插图。他也为『N.Y.SALAD』和『时间飞船』等作品设计过轻松滑稽型的角色。天野喜孝是许多人的偶像,大家熟悉的《合金装备》艺术总监新川洋司就深受他的影响,新世纪福音战士的角色设计师貞本義行也公开表示是他的忠实粉丝。

天野喜孝在插画艺术领域的优异表现使他五次获得“星云奖”嘉奖。“星云奖”是每年颁发给该年度中公认的对SF及其相关领域有出众表现或贡献、影响的人物而专门设立的最高奖项。




站酷网:您在18岁的时候就进入被称为“强者孵化器”的龙之子,并担当角色设计,是如何做到的?又是出于什么原因选择离开,自立门户?


天野喜孝:我的老家在以富士山出名的静冈。小学的时候我有一个非常好的朋友搬家到了东京。中学三年级,我去这个朋友家玩,在朋友家聊到漫画包括一些绘画技巧的话题,正好他家附近就是龙之子制作所,有机会可以去参观。当时我就想如果拿着自己的画去拜访的话,可能更有敬意,所以我就带了自己的画去参观。然后也没有多想,就回到了静冈老家。没想到过了一阵之后,龙之子制作所发来了采用通知,说希望我到他们公司去工作,当时我非常惊讶,即使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非常幸运。

进入龙之子后,刚开始我的工作并不是角色设计,是执行层面的事物,之后又做了一阵动画导演,因为龙之子制作所非常希望开发自己独创的动画,我才被委以重任,开始做角色设计方面的工作。

当我25岁的时候,在这家公司已经工作了很长时间,工作内容对我而言逐渐失去了挑战性,所以我开始考虑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工作更适合自己。另一方面,因为我做的是角色设计,角色设计就是把人物画出来之后再交给其他人制作动画,我所画的东西不可能让观众直接看到。然而我希望自己的画能让观众,能让喜欢我的人直接看到,所以我就从公司里独立了出来,想可以更直接地面对自己的爱好者,通过自己的画证明自己的价值。



5bfa5755276c32f875a429d6ba61.jpg



站酷网:中国有句话“时势造英雄”,创作者也是如此吧。您觉得您的时代给予了您哪些重要的机遇? 


天野喜孝:有一个人对于我来说非常重要,这个人叫吉田龙夫,是龙之子制作所的创始人,他对我的影响非常大,无论绘画风格,为人处事,还是对我的人生都有很大的影响。如果我没有遇到这样一个人,可能就不会走上这条路。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虽然是时势,其实人也是非常重要的,你遇到什么样的人有可能会影响你的一生。

在龙之子的时候,我是一个很不合格的公司职员,如果是在其他公司应该早已经被人骂死了。比如我经常早上迟到,或者连续三天不去上班也不请假,我的上司打电话训斥我,身为总经理的吉田龙夫却在这个时候替我说好话。他从我身上看到了一些闪光的地方,发现了我的才能并赏识我。而我也因此投桃报李,把自己一切的能力和努力去反馈报答他的赏识。

但是吉田龙夫先生在我25岁的时候因为癌症去世了,这也对我有很大影响。在他去世之后,我发现其实在那之前我不是为了公司在拼命努力工作,而是为了这个人在努力工作。当这个人去世之后,我在这个公司里突然找不到努力的目标了。于是我开始重新考虑工作的意义,考虑从事别的工作的可能性,并且离开了龙之子。





站酷网:您独一无二的画风被认为是融汇东西的,您是如何创造出这种画风的?又是如何将东西文化融合到自己的创作中?


天野喜孝:我认为角色设计工作本身就是一个创造性的工作。比如我们要为一个故事创作一个主人公,这就需要对主人公进行描写和设计,因为每个故事都不尽相同,所以每个故事的主人公也不能和其他故事的主人公一模一样,所以必须追求原创性。如果没有原创性的话,这个主人公也不会被人记住,主人公所属的故事也不会被人记住。

其实最开始做人物设计,做插画的时候,我也遇到了找寻原创性,找寻画风的困境。在这个过程之中,我关注了很多欧洲大师,包括维也纳分离派等。我也是在对很多喜欢的画家进行模仿的过程中逐渐产生了自己的风格,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在对欧洲画家进行模仿,产生出自己的风格之后,突然有一天,我发现我对日本画有很多看不懂的地方,包括以前的源氏物语。好在我的父亲是做日本传统漆器的,这对我产生了很大影响。于是我又重新回过头来看东洋的画。再到后来,我又发觉日本文化的根源在中国,尤其是到了中国之后,发现得很多文化似曾相识。特别是我注意到欧洲七世纪左右的风格,服装,这个时候的风格其实和中国也是非常相似的,虽然这些文化的核心跟中国截然不同。

于是就这样,我不断学习西洋,又回过头来看看东洋,逐渐把这两方面的文化融合到了自己的创作之中。




ea355755221b32f875a429df56ce.jpg



站酷网:您经常进行各种跨界创作,但是无论服装绘画影视都有明显的天野喜孝特色,是如何保持稳定的风格识别的?


天野喜孝:画风并不是刻意去保持的,只是我觉得这样画好就继续画下去了,回过头看,自己的画风是自然而然形成的。当然中间也有人说过天野你应该这么画,但即使照别人说的那样去画,我心里仍然会觉得很多地方不太满意。还是画自己最想画的东西,自己觉得好的东西,心里才会觉得最好。

关于跨界,我认为我的出发点就是画画,之后无论做电影、动漫还是舞台设计,这些都是从画画这儿延伸出来的,所以都会有相似的东西在里面。比如每个画家在作画的时候都会有自己喜欢的脸型,自己喜欢的首饰和服装的风格,包括一些表现手法。所以,无论是电影还是游戏之中体现出来的都是最原始的画的风格,这样就形成了无论我做哪个领域有相似的风格。





站酷网:在鲜明个人标识下,您又不断突破自己的风格,而很多插画常常苦于无法自我突破,不知道你在艺术追求的过程中是否也有过这样的苦恼? 您是怎么突破的。


天野喜孝:年轻的时候也有苦恼的时期,但是太久远了,有点记不清了。我确实一直在画自己想画的画,同时,对于作画又不会想得特别复杂,拿起笔就画起来了。所以我在画画的时候,几乎不用太过脑子,都是顺笔画出来了,再来进行修正,所以无论是造型也好,颜色也好,都是在做自己脑子里面已经出现的。

不知道这个对于年轻的插画家有没有参考价值。作画的时候不要过多去想,忠实于自己的内心,忠实于脑子里最先出现的东西就好。可能很多年轻的插画家,会在画画之前先构图,先要考虑很多东西,我是很少这样去做的,随笔就画出来了。这种画法,对于我是一种挑战,也是一种冒险,这让我感到非常快乐。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基础知识的储备。虽然在画画的时候技巧构图并不需要考虑那么多,但是画画之前必须对基础知识进行储备。我们世界真实存在的东西一定要去了解它,认知它。比如我最喜欢的昆虫是蜘蛛,我经常会对蜘蛛进行素描,写生。这样对现实存在的东西进行深入研究,了解了它的构造和形态之后,再通过自己的想象进行加工,才可以产生优秀的作品。画画并不是完全凭想象画出来的。





站酷网:插画家,概念设计师,服装设计师在担任不同的工作时,有刻意调整自己的心态和目标么?


天野喜孝:其实各个领域,包括像插画也好,角色设计,电影,服装设计也好,这些不同身份的原点还是画画,这些工作不过是再往前一步就是把我脑子里边形成的概念或者印象通过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画画的时候是画在纸上,如果拍成一部影像作品的话,首先还是要画在纸上,接下来的工作再把纸上画出来的画影像化。它们的本源都是把自己脑子里的概念通过画表现出来,只是手段不一样,表现出来的形式也不一样而已。

另外一点算是一个小小的建议,我认为认清自己的定位是非常重要的。我始终认为自己只是一位作画的人。无论做哪个领域,做电影服装也好,做其他的设计也好,我画完画交给其他领域的专家让他们做下一步的工作就好了。如果我过于涉足其他领域的话,这就脱离了我画家的本源身份,这样就会使自己逐渐迷失,进入不了新的领域,同时又失去了自己的根。

 


966d575523246ac72525ae3c32c6.jpg



站酷网:经验和天赋在您看来哪个更重要?


天野喜孝:关于经验和才能是因人而异的。比如棒球选手或者其他运动员,这些运动非常重视天生的才能。我自己非常想把足球踢好,但是因为身体的限制,协调性,肌肉跟不上,老是踢不好。

有了自己的才能之后,努力也是非常重要的。努力非常重要的同时,能否去努力更为重要。也就是说我在努力的同时,我在达成目标的这个过程是否感觉到快乐。如果你感到快乐了,你就会继续一直坚持下去,这样就会变成你的经验。如果你感觉不到它的快乐,你就没法继续努力下去,也就得不到任何的成果。画画也是一样。我小时候很多朋友,他们的家长可能会在他们画画的时候批评他们,你们为什么不去学习,为什么在这画画。但是我的家长却会表扬我,画得真不错。就是在这样一个过程之中,我渐渐喜欢上了绘画。

同时,我不觉得学画或者画画是一个努力。我不觉得努力的过程是努力,所以,我找到了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我感兴趣的东西又恰好成为了我的职业。这可能是对年轻的插画家们最好的一个建议。大家在画画的同时一定要找到画画的乐趣,这样才能持久下去。

我们天生就有手有脚,我们天生具备一些东西,这其实就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一种能力,一种才华了。如果我们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一份工作,并且感受到乐趣,这样才会持之以恒。



79fe575522a832f875a429c63742.jpg




站酷网:概念设计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那么天野老师会如何通过什么方式让概念在脑海里产生?


天野喜孝:如果有原著的话,我一定会读原著,另外我们的工作人员,包括制片人,企划,导演我们之间会交流,交流的过程之中我的脑子里就会逐渐形成这样一个概念。如果对方是经验老道的人,我就可以得到一个充分的印象,把这个印象和概念表达出来就可以了。还有一些年轻的制作人可能有些地方没有办法想到,我也会非常委婉地把自己的想法传达给对方。比如我们看一个杯子,一个制作人或者年轻的导演,他可能只看到这一面,那么无论你再怎么看,顶多看到180度,这样很多东西是考虑不到的。我也是一样,我可能最多只能考虑200度或者300度,不可能考虑到360度。我必须要和周围的人进行交流,交流之后就可以把一个概念或者形象立体地展示出来。



e4b7575522f96ac72525ae209d44.jpg



站酷网:您对成名这件事怎么看的,成名后的心态如何调整?


天野喜孝:首先我觉得我只是在某一个很小的领域,多多少少有些名气,并不是非常有名的一个人。

我觉得年轻的插画家不要拼命想成名。做自己想做的事,做着做着如果有人承认他,自然而然就成名了。我们说成名也是有两方面的,画得很好出名,也有可能画得很烂也出名了,成名这个东西本身不应该成为关注的要点。

名气是一把双刃剑,成名之后这个人就无法再继续进步了,因为周围的人觉得他做什么都是好的,这样这个人就会走下坡路。为了防止这一点,我一直在尝试不同的新领域,最开始做动画,做得差不多了,再跳到新的领域做游戏,之后再做插画,或者再做服装。每到新的领域我就会发现自己的不足,就会转变回入门者的心情。像爬山一样,爬到山顶看到风景,再换一个山头,下来之后再换一个风景再去看,这种心情也是非常愉悦的。



db95575521bc32f875a429c23567.jpg



站酷网:您平时创作的状态是怎么样的?有什么创作习惯?


天野喜孝:目前我的创作室有三处,有两处在东京,还有一处在巴黎。在东京的这两处,一处相对来说空间比较大,我在这创作比较大型的作品,在这个比较大的画室我请了两位学生兼职帮忙,主要涂色或者搬运一些东西。另外一个相对小一些的画室,同时兼作办公室,但是我很少处理这种事务性的工作,一般由我的经纪人进行处理,我只在这个画室里创作小型的作品。另外,在巴黎也有一个相对比较小的画室,每次我去巴黎都会待两三天,在那儿逛一逛美术馆,或者出去画一些素描,是为了进行充电准备的地方。



站酷网:在您个人创作时,您经常会思考的主题是什么? 


天野喜孝:我经常思考的主题是神话。比如我去西方的美术馆参观都会留意他们艺术表现里的古希腊、古罗马的神话,圣经故事,也会关注中国的佛教传说等方面的知识。比如做游戏《最终幻想》,就是幻想一个神话世界。所以,东方和西方的神话是我幻想的源泉。另一方面,科学发展是非常快的,我们对宇宙的了解也逐渐在深入,比如讨论宇宙是否真的有它的边缘这样的问题。把宇宙或者高科技和神话进行相结合,这就是我一直追求的主题。


另外,我思考这个主题的创作体量是很大的,我非常希望能在一个非常大的舞台来进行发表,我相信中国是一个很大的舞台,我希望能在这里更多地传达我的美学。



7f145755239f32f875a429d35ec5.jpg



站酷网:有计划在中国办画展吗? 


天野喜孝:非常希望能在中国办个展,还没有在北京办过个展呢。无论什么样的艺术形式,包括游戏的角色设计,出画集,进行原画的个展,这些都是与画迷互动的方式。但原画展可以更直接地交流,让画迷更深刻体会到原画的魅力所在。

我另外一个兴趣是画水墨画。用墨来画画,中国是最本源的地方,中国的水墨画是最正宗的,所以我在中国办画展也会放自己的水墨画。虽然对此我也很紧张,但是希望中国的画迷也能看一看日本的水墨画是什么样的,互相激发新的灵感。不光用墨画画,同时我还会把水墨画制作成影像,这也是一个新的尝试,非常想和中国的艺术家同行们进行交流。



站酷网:您在中国有非常多的画迷,请对喜欢你的画迷说些什么,尤其是年轻的插画师。


天野喜孝:今天能接受采访非常高兴,说了很多话,其实都是发自内心的。并不只是为了给年轻的画师提供一些建议,而是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如果能够对年轻的画师有一些启发或者帮助的话,我也会感到非常荣幸。

另外还有一个小小的建议,我对于历史非常感兴趣,包括日本、中国乃至西洋的历史和文化都非常感兴趣。中国的历史是非常悠久的,中国年轻的插画师没有必要一味追求国外的东西。中国历史和传统里有很多值得挖掘的闪光点,哪怕是外国的艺术家都想来中国挖掘。所以也希望中国的插画师能好好找到中国自己的东西表现出来。我也非常希望看到年轻的插画师在这方面有所展示。


我经常在中国各处探访,比如上海、西安。在上海就会去老的弄堂里看,我的脑海里就会产生出上海女孩是什么样的形象。我现在就在画上海女孩。去西安的时候,我会觉得这是真正古老中国的印象,又会产生新的灵感。所以中国年轻的画师应该多出去走一走,多了解中国的历史,再加入新的元素就会产生属于自己的新东西。





采访:米饭殿下    翻译宋刚    视觉设计Noise

感谢天野喜孝助理铃木女士,Metaps 市场总监Chris对专访提供的帮助


584
- 11位站酷推荐设计师推荐 -
    没有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