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40

矩阵:每个创作者都是有瑕疵的

3年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多领域 / 资讯
英特尔中国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英特尔中国联系,谢谢配合。

矩阵站酷沙龙分享文字整理



分享嘉宾:矩阵GTR

站酷主页:http://www.zcool.com.cn/u/780647


设计师简介:

1983年生人,西安美术学院毕业,漫画家、CG艺术绘画家,站酷推荐设计师。
2006年制作《THE BEGINNING》《MEGABABE》《SUPERGIRL》等美国网络成人漫画
2008年美国Image出版社出版彩色漫画《LILLUM》,全五册
2009年参与制作美国哥伦比亚电影公司《地铁惊魂》宣传动画,签约法国太阳出版社创作法文漫画《末日之后》
2010年出版个人画册《速度与激情》,11年签约法国格雷纳出版社,创作《KONUNGAR》全三册,欧洲多国家发行。
2014年签约迪斯尼绘制《WAR OF HEROS》超级英雄游戏插画。
以硬朗欧美画风和纯属技法,创造了充满激情与魅力的、独特而彪悍的漫画世界。  


【分享内容整理】



矩阵:每个创作者都是有瑕疵的


矩阵:首先不能免除的还是要非常感谢站酷还有英特尔给我们提供这么一个机会,让我们在这儿跟大家交流。一会儿我的主题是,我们画的画在这行业当中有什么用,具体服务于什么样的项目。然后咱们讲完汤的之后呢,咱们唠点干的,在画画的过程当中,我给你们讲一下这么多年从业的一些经验。

刚才于总是站在一个买卖家,老板,大资本家的角度谈了一下他的看法和观点。我是自由职业者,所以我就站在自由职业者的角度,给你们讲一下自由职业者现在在中国应该怎么活着,他也聊到了关于装逼的问题。然后他说,负责说这个东西,我就负责给你们装一个看看。

说实话各种活动我也参加了不少,但是今天还是有点紧张,为什么?因为是站酷举办的,所以底下坐的肯定好多都是站酷的设计师,画家,或者一些特别优秀的行业人才,所以我也不太敢造次,哪儿说的不对的,大家多担待好吧。行。那咱们开始。

咱们通过我的一些以前的工作案例,来讲一下这个。


于沺:我给你拿着吧。


矩阵:别介,用不起,您坐吧,我们都属于是自由职业者,在遇到大资本家的时候都会有点紧张。


我也是画墨画、画插画十来年了,所以这个行业里很多插画也都涉猎过,主题是比较杂的。而且就像刚才说的,我们不太敢称自己为艺术家,因为毕竟我们做的东西是服务于甲方,那这样的话我们就形成了,我给人干活,人家给我钱,这样的话你的很多创作不是你自己内心本来想要做的那些东西,你就不能称自己一个特别纯粹的一个艺术家,这也是,我小小的保留意见。


咱们画画,现在都用计算机了,咱们也看到了英特尔特别漂亮的电脑,配置是一天比一天高,我们图做的一天比一天大,效果也一天比一天好,所以我们对机器的要求也会越来越高。我个人如果用,肯定还是用您这种稳定性能高,比较靠谱的品牌,所以我个人肯定平常都是用的英特尔的,因为确实是稳定,我们最怕就是做着做着,完蛋了,一天就白干了,这很痛苦,所以在选设备我们都会用比较靠谱的东西。


像画画,我们都在用计算机,在计算机里边绘画会有很多便利,会让我们的创作变得非常简单。所以呢,现在我们为了效率,为了时间,我们都会用电脑来创作。但是呢我们画画的,还比较矫情,就是不想让别人说,这哥们是拿电脑画的不值钱,所以每次我在画东西的时候都会之前画一张草图,就是拿铅笔画一下。然后再放到电脑里扫描开始来上色,这样的话你后面出现的东西交给甲方,现稿我们就可以自己留着了,就是说我们可以精神物质双丰收。



至于我们画的东西能用在哪儿,大家肯定都画插画,画插画很多时候可以用在美宣,美宣就是一个游戏它做完之后,前期中期后期全部做完之后,到最后的时候。游戏公司会找那么两个,画的特别好的,像我这样的,来帮他们制作一些美术宣传用图。这些图是他们用来放在网上,然后这图特别漂亮,画的是他们游戏里面的一些角色,这样的话很多玩家一看这图太好看了,点进去玩了,其实游戏好不好我们真不知道。但是因为有活了,帮人画海报。所以画画,画插画,可以帮别人做一些美宣,或者海报的一些项目。



包括像一些游戏上网之后,我再画他们里面的角色。你说这盔甲好不好看,其实我不能提出异议的,因为游戏已经做好了,我们就得完全按照甲方提供给我的人物角色来绘制他们需要的这个海报,所以这个时候我们的创作就会被局限在相对比较小的一个范围里。



包括一些男男女女,反正甲方的要求应该也不会超出那么几点,无非也就是帅、漂亮、性感,你能稍稍露一点点的话就露点,是吧,对于玩家来说他们也爱看这样的图。你说人都出来全穿着羽绒服,这大家看完也没兴趣,进到游戏里他耍的也不痛快,不是吗。所以我们在画的时候就会按照甲方的要求,把这个角色画得再性感一些。而且自己画的时候确实很痛快,因为羽绒服确实不好看。



包括自己画一些漫画的时候,提前我们会做一些概念,这种概念海报打印出来,用来给别人观赏什么的也可以。



我自己工作室的宣传图,我每年都会画一张,然后画给自己看,别人都问问,这画的价值在哪儿?这画没什么价值,它也不赚钱。一个真正的创作者,其实一辈子要画很多跟钱没关的画笔,就是我所有的作品里边,有六成都是不赚钱的,是什么呢?就是自己平常没事儿画的东西,这样的画呢会画得非常非常的细,而且会画得非常用心。


但是当跟甲方合作的时候,我就会把自己的创作收敛到一个特别合适的范围里,不能太好,亏,不能太次,丢人,所以这个尺度、劲头、火候拿捏就特别的难。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得活着,你给人画俩月画张画挣两千块钱,都死了,你还画什么。



所以说,我们就必须在商业创作当中给自己制定一个非常明确的思路,然后在自己的创作当中你想怎么样,随便,没人管得着你,你画一年都没事儿,所以我们会经常创作一些自己的东西,这里边就完全没有任何甲方的意见了,我就是甲方。包括以前的电影,或者做的一些合图,宣传海报类这样的东西。



一些朋友的公司,他们开网站,说我这公司做一个网站,我们是朋友,你能不能给我画个标头。他们公司叫冰激淋,所以我给他们画一些这样的东西。商业类的东西是无孔不入的,我画画这么多年总结的经验是这样的,就是只要我们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所谓的术业有专攻,就比如说我不会做游戏,我也不会做动画,我也不会拍电影,但是呢我会画画,我能够把画,甭管在纸上,在架子上,在电脑上我都能画的,其实不要脸点说还是挺好看的。这样的话,你只要画画得好,其实能从事的东西非常的多,干什么都成。就是说你做什么都能成没问题的,只是不懂得学。这肯定得学,就是说人家毕竟专业做这个的,我们就是画得好,我们是学这个东西的。



等到你混得不错的时候,刚才说的,我们就开始装了。那这个时候,你装的越大你口气越深,你报价越高然后你说话越不靠谱。谁来找你干活,你都抱着这活往这方面去谈,这样的话人家就会觉得这哥们特别值钱,范儿特别正。当有一天你发现报价越来越高,而且还反而越来越多人找你的时候,很痛苦其实。


于沺:知道怎么装了吧。


矩阵:我今天就负责给你们演示这个事情。这个时候就有一些特别大的公司、机构、平台他们会来找到你。不是你动画片做得好,我不是干动画的,我也不干电影,我也不是做游戏的,他不是你那些事儿干得好,是因为你的本职工作画画。他发现,你的造型就是比别人漂亮。突然有一天就有人来找你说,矩阵,我现在项目里边有500个镜,这500个镜是文戏,不打。我说不打你找我来干吗,他说不不不,这文戏得凹漂亮,人的姿势说话的时候总不能俩人脸对脸说,你好,你吃了吗,吃的什么,炸酱面,太单调了。那这个时候就必须说通过你的画法,把这人凹的角度带点仰视,然后好像这个人说,哟,哥们你吃的什么?可能通过镜头也会把一些语气,包括你说话人的状态会带过来。他会觉得你的本职工作,做得非常适合他的项目,他就会来找你。



包括漫威也通过我日本的代理人来找我,我们都有代理公司是他们帮我们寻找这些工作机会,而不是我们跑到漫威去,我说你好,我想画画什么的,这肯定不行。你必须是要画很多类似于这样的东西,是他们可以接受的很多作品,然后你通过自媒体的平台,或者通过你的代理方,把这些东西展现给很多的甲方。然后这些甲方看到你的东西的时候,他一旦认为很优秀,而且独一份的时候,那这个时候我们不就值钱了,是吧?所以在画漫威之前,我画过很多这种超人什么的,都是爱好,画着玩的,反而会让很多人看到,他就会来寻找你,你画这东西挺好,再给我画几张。这就是我们曾经合作过一年,给他们做一个游戏里边很多这样的卡牌。刚才我们说可以做海报,现在我们可以做卡牌。


ee59568fafe432f87574becf9f25.jpg



但是卡牌游戏现在已经快完了吧我觉得。以前咱们开始做的火爆的时候,一个卡牌游戏里边很多的卡片需要找人来画,什么巴哈姆特,LOC这些的,然后他们就会找很多的插画师,画家来帮他们画东西,我们就很有幸的被别人找到,帮他们制作很多游戏里边需要的图象,包括像巴哈姆特之怒,剑灵,你看这个时候我们就可以装一下了。


b5e9568fb0736ac725af236838e3.jpg


人家说你帮我给剑灵画两张图,我说好好,其实我是不想画的,是吧。但是我一想卖给人个面子就给人画了呗。这个画其实原本不是这样的,人家看到的一个作者画这样的画笔,他们通过我的代理商找到了我,说能不能帮我画两张画,但是到我讲给你们听的时候,我可以添油加醋是不是?我可以把它说的,感觉好像人家跪在地上求我的。这样的话,这事情本身是存在的,而且没问题,说给你们听的时候呢,我只是稍稍添油加醋,我并没有撒谎,我只是装了那么一点点,你们听起来就会觉得很厉害,这就是装的艺术,对吧。我们把这个尺寸火候拿捏好就行了。



关于插画我们还能运用到杂志封面,杂志封面就是杂志,图书,反正就是纸媒体的东西,他们都需要做封面。你们都知道美国的漫画是以书代刊,差不多30多页,就一个很薄的本。有些漫画书摆在美国的地摊上或者书店里,那封面,看完不买,真是觉得对不起自己,你肯定想买。买完之后,你撕开外封,翻开书的时候,画的跟屎一模一样。为什么呢?因为大家都知道,封面很重要,美国人是这样的,他们画漫画,这个漫画画完了,然后会找一个插画家来画封面,吸引你购买来阅读故事,但里面画的真的有时候不是那么回事,因为不代表所有的美国漫画家画的都很好。你们知道画得好的美国漫画家,基本上你们在网络全都看到了,没有你们想象中的,美国几乎人人都在画美国漫画的,不是这样的。他真正画的好的人其实并不多,千而八百号对吧,所以会让我们感觉,好像美国漫画家都画得很好,其实不是,有很多画得特别次,日本也一样。但是他们需要封面画得很漂亮,就会找到像我们这种画画特别好的人,帮他们画一些封面,包括杂志,


这估计你们可能没看过,反正杂志也完蛋了。我们会按照杂志的要求来画他们需要的封面,右面就是当时震惊全国的百宝山那个案件,他们给画成漫画了。这个时候他们就会说,我们这期杂志的主题就是要画百宝山。但是这里边有个问题,就是任何一个作者我们都有自己的风格,那作为一个像我可能就是比较国际范的,比较大气的作者,画的东西可能特别国际,所以他们一看,觉得说你画的东西为什么都不是中国人,这不是百宝山吗,怎么画得跟维京人似的。我说因为我画维京人画多了,这个时候里边会有一个作者自己的风格带领的。


就是我画什么样的人可能都比较像国际的混血儿什么的。有时候他们杂志也会比较尊重我们的风格。就是说你画成这样,我们是可以接受的。所以其实我们可以从事很多工作,但是我们会挑,尽量避掉那些不给我们空间的,尽量寻找那些给我们空间的,这显然是在你们不能装之后,到了有资历可以装的时候你们就可以找了。



这是我自己的书,在法国出了三本,出了一套叫维京,然后现在还在法国一直出漫画书。法国的漫画书也是一样的,他们画漫画需要画封面,但是基本都是原作者自己画。美国是商业漫画,所以它需要很多作者一起的,流水线的形式把这个东西做出来。而法国是一个特别尊重艺术的一个国家,对一个作者给予的空间是非常大的。就是剧本给你,你开始画了之后,一年之后就再也不找你了。经常我会找他们,这里边的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代理说,两个月之后再问他吧,他现在度假。所以整年整年的也找不着人,他们也没什么兴趣找你。最后就造成创作上尺度已经大到我作为一个作者,我都接受不了了。你得这么放心我,随便创作我。



但是有时候也会出问题。比如说在中国,我们大家刚才看到那种海报会出现,稍稍的有点暴露什么的,读者玩家观众特别爱看这样的东西。可是在法国,我做自己的书的时候,因为创作尺度非常大,我就在里面加很多比较裸露的这种戏分,然后出版社严令地警告我说,你要再这么干,咱们这个合作也就快到了。为什么?因为你的图书针对的读者人群是非常严肃的看维京故事的这么一批人,他是非常非常专业的一批读者。在法国一本书能卖到三五万册就是非常畅销的作品了,跟咱们这儿完全不一样。


而且法国人完全不是挣快钱的那种人,他们对于艺术的尊重,非常的值得我们尊敬。他会告诉我们,如果你的画面出现太多的裸露,你的核心读者翻开书发现里面怎么这么裸露的时候会让他觉得很不舒服,他就拒绝购买你的作品。因为他会发现这作品可能不是我要看的。


这就让我搞不明白。因为在中国,你出去穿羽绒服谁看是吧,而在法国就会觉得这人就该穿羽绒服,你绝对不能给他穿得太暴露,所以说我们中国跟法国、欧洲等等,对于艺术创作的看法、追求确实不太一样。但是咱们话说出来,中国改革开放才30年,我从出生那天起见证了它这30多年的变化,人往上倒两辈子就是农民,你说大家以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合理地面对所谓的艺术的东西呢,我们还需要有一段时间的成长,这是必然的。



这就是我的杂志封面,右边是一些小说,比如说一些青年的作家,或者一些老作家,他们在出版图书的时候就会说,我的图书找谁谁谁来帮我画封面,这个时候我们就会进行合作帮他画封面。但是图书媒体现在已经快不行了,所以要价都会比较低,有时候我们处于怀旧的情感在帮他们做这件事儿,其实本身不是特别爱做的,因为确实没什么钱。我做了很多很多美国骗人的漫画的版图面或者图书封面。我估计我妈妈天天在家揉两个耳朵,肯定得我骂我娘的,必须的。



然后你们平时做自己的一些漫画的时候,前期我们肯定会做一些概念化的东西。大家都说概念插画,其实概念是什么?概念其实是服务于产品。就是说如果这个东西单独摘出来,它就是一张画,独立能卖钱不叫概念。概念是指我要做一个东西,前期作为投资人,我脑袋空空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是有钱,我估计十亿做这个项目,你看这钱多不多,多,我什么都没有,我这脑海一片空白,怎么办?公司就给找一群所谓的概念设计师,来给这个甲方提供一个世界观,给他们架构一个未来的世界,人应该穿什么,交通工具应该怎么走,天空应该是什么样的,动物都进化成什么样了。然后这些设计师、概念师设计出一个甲方需要的一个世界观,包括人设,然后服务于后面的电影、游戏、动画片,这个叫概念。


所以《海南僵尸》是这样的,我自己的作品,我的前期就会画一些概念图。僵尸坐在飞机上是一什么样的状态,它极不合理,很多人会说得很不好,这都什么呀,你这飞机挨这么近不得出事,你管我呢。我自己画画的时候你还给我这么多约束,没天理,对吧。甲方说什么我听了,人家给我钱。我自己画的,你不给我钱,对不对,看就完了呗。有时候自己会做一些自己的项目里边的人物设定,包括设定里边的世界观。是一个特别残破的,或者一个特别萎靡不振的,让人看着很绝望的世界,会画一些这样的东西。这个东西就是刚才画的所谓的商业图,要细很多,而且用心了很多。我经常会做这样的一些东西,技法呢我们今天时间有限不能深谈,有机会咱们再交流。今天只能说到这种地步了。



一些稿的前期我都是拿铅笔先画的,后期拿电脑上色。因为水彩,甭管水彩、炳烯、彩铅,都太慢。比如说我们画一张画,如果纯是用手绘的话,我可能会一个月,两个月画笔一张,那我要多少钱我也养不起妻儿老小不是吗。所以说我们用电脑,两个月画的画,我可能一周就画完了,我可能一个人画四张这样的画,那我就能挣一笔比较丰厚的收入来养家糊口。在中国还是那句话,我们先活着,比什么都强。



然后就是漫画了,咱们刚才谈的有点快,说到插画部分,这都是我的《海南僵尸》前期的一些概念,架构了一个特别零乱的世界观。你说它真的有统一性吗?回头能不能全部用在我的作品里?真的不是,它就是纯粹是在架构一个我想象的当中的世界观罢了。



然后像我们这种漫画作者,其实都是特别穷苦的出身出来的。我觉得所有的这些不要脸的人,都会在自己能得瑟的时候给自己编一个特别凄惨的出身,都不行不行的了,让别人一听这哥们能在这环境下,成为今天这样他太不了不起了。这好像对每个创作者,都属于是必须的,说良心话我们很多大部分自由漫画作者,确实以前都不好。


为什么呢?因为那会儿从媒体过来稿费不是很高。而且整个漫画市场,说实话真的不好。我是属于非主流的漫画创作,而不是主流的,主流是那种比如说,是因知音漫客,漫友,腾讯动漫平台这样的作者,他们是主流的。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的作品真正是在面向读者给你们看,而且是社会大众最容易接受的这块,那当然是主流的了。那我们当然是非主流的了,因为我们画的东西没那么多人看,而且喜欢的人并不多。很多人看完说,画画得这么复杂,什么鬼东西,就会这么说。他觉得你画得复杂是有病的表现,他不理解。中国人的这个审美和阅读方式有待提高。


所以在画漫画的时候,我们最后没办法,只能曲线救国,被迫的跟国外的一些高端大气的出版社合作,这真的没办法,这不是我选的。有时候我们不是让别人看见,你看我们的这个工作屌,其实都是被迫的,因为你这样的书在中国,你出了说良心话除非是真正你的核心读者,他就喜欢你的画,你一画画就爱,他会买,或者美术院校的一些学画画的学生,他们觉得这个书画得很好,对我来说有养分在里边,我会买一本。



但是作为阅读来说,我一年就画40多张画,这一年出一本书,卖给谁看去。但这种东西在西方就会成为藏品,就是在法国、欧洲,他们的漫画最终是读者买完回家,把手洗干净,戴上手套,看完之后就放在自己的书柜里藏起来,然后将来很多年之后,这个书还能拿出来看,还能拿出来卖。因为很多欧洲的创作是没有时效性的。


第一,他不画这个时代人们最热门的东西,他也不画现在最流行的东西,他是要画我们认为有价值的东西,这个漫画书今天可以卖,明天可以卖。过一百年,如果它还能卖,就是说这个故事它永远都存在,它没有任何的所谓的时效性,比如说所谓的流行产物,它其实不太是这样的。我们画漫画画这么慢,然后每年数量还比较少,收入其实也不是特别好,才导致我们这些画漫画的人开始做一些插画项目的工作。刚才你们看到那个,太赚钱了那个,真是。你说吧你要多少钱,快给他钱。我觉得有时候中国的大资本家特别不缺钱,真是,但是事儿特别多,你这个头抬点,胳膊架起来,转个身,我觉得他提出的问题很业余,但是有钱,我们为了活着我们得做。



可是咱们刚才说了,精神物质双丰收,我们在做行业项目的时候,我们要舍弃掉自己的一些东西,甚至于是尊严。就是我们在很年轻的时候创作的时候,我们建立工作室,我们就给自己这么说,别人骑在我们脖子上拉屎绝对可以,只要不拉稀就绝对可以,这是一个标准的商业创作者必须具备的表现。


如果说你能伸不能屈,那这个作者我觉得适合当艺术家,真的。现在雨太多了,就一下雨顺着墙根。就是刚才这一张漫画跟我画一张插画的用的时间其实差不多。但是一张漫画的价格却是你一张插画价格的好几分之一,所以说这样的创作是我自己的兴趣,我的爱好,我的追求。但是为了活着我们做那些事情,要把自己放在比较清楚的两个点上,这是名,这是利,我们只要在中间,这个火候尺寸特别难拿捏。


包括镜头。咱们今天不能细聊关于镜头的东西,因为我不是科班出身的,所以画镜头经常在站酷发作品的时候,很多咱们的一些酷友就会上台跟我说,你这个东西没有轴,反打错了。我说对对对,没错没错,确实错的。你要从专业角度说我这真的是错了,但是呢,你管我呢,我乐意,对不对,我就是这样跳,对不对,你有的看就行了,那么多话真是的。





包括黑白漫画。以前我们年轻的时候,创作漫画主要是以黑白为主,因为那个时候计算机没有像现在这么发达。我们最早用计算机接触的就是英特尔,但是那会儿非常老,设备再好,不会像现在这么发达。可以说所有的处理器,可以支撑我们一个画的好几个G,画得非常大,笔触非常细,不可能。过去机器如果用彩色画,那必须卡死你,所以说不可能满足我们现在的创作需求。但是现在我们很幸福,我们的机器干什么都行,它已经很发达了,我们只要有钱买得起就行,对吧,所以说这个设备不是问题了。我们善其势利其器,只要有好设备。再接下来就是我们的创作了。


现在电脑绘画太盛行了,大家在网络每天看到基本全都是各种各样的笔刷、特效、火、闪电全是光。可能看多了,大家会觉得这怎么所有作者画的都一样,这时候作为漫画作者我们有时候在想,我们是不是应该尝试用特别老旧的画法来画一些东西,所以我在画我的故事《黑无常》的时候,我就选择在纸上纯手绘,然后贴网点纸,你们很多人可能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9cc2568fb3ae6ac725af2333afcd.jpg



网点纸就是以前日本漫画里边必不可少的一样东西,它是负责铺灰度的。我们在画画的时候,会把黑,或者近乎于黑的地方涂黑,白和近乎于白的地方留白,这就叫压黑。然后中间的调子呢我们留给这个网点纸来贴,这样的话画面就会出现黑白灰三个关系。这样里边全是点,但是放在很多平台上的时候,很多人都会说,你这怎么全是点,这怎么能行呢?我就会说,其实你说的都对,而且我觉得别人对你的指正,对你的看法都有养分的,他确实站在自己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我也非常赞同他的看法。但是确实我得说一句,就是每个创作者,自己的创作里边,是绝对有自己的瑕疵的。


如果一个创作者,在创作自己作品的时候是完美的,就是老弱妇孺谁看完就没话说的,我觉得这人得死绝,就几乎就不可能活着。每个创作者,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创作都是特别主观的一样东西。当你主观出发的时候,你的世界观真的跟全世界人民都一样的,不是。所以说我们的创作里边,一定会有很大的瑕疵,很多瑕疵是我故意的。



比如我画了六指,你管我呢,对不对。所以在这种时候,自己的创作是一种完全主观的表现。大家来看的时候会提出一些异议。但是在这个时候,对于这样的异议,其实我会很尊重的说,人家提出来我知道确实不对,但是我基本上是不会太在乎这样的说法。但如果是商业的稿子,别人会说你这样画得不好看,我可能就会觉得真的是我哪儿做得不好,或者真的是画得不漂亮。自己的稿子随便让别人怎么说都行。很多作者太在乎别人的看法了,画张图,别人吐了个槽,不行了,不行了,快快快,我赶紧死去,就是心理承受能力太差。


有时候你为自己创作,是完全从你的主观角度出发,怎么都成,所以不用太在乎别人的看法。只能是对的我们听一听,下次能改就改,改不了不改,对吧,不用太在乎这个。其实我个人很喜欢黑白的东西,我也会印一些小册子,也不卖,就是送,因为我这属于非法的地下读物。


观众:你要送我吗,我也喜欢。


矩阵:那必须的,一会儿我给你拿一本,如果我有的话。然后我会印一些东西送,本来今天想拿一些来送的,但是你知道,今天是英特尔跟站酷,人家是东家,人家是掌柜的,你像我们这些客人不能来的喧宾夺主,不合适,不合适。这借口找的真好。



所以我们平常会做一些这种东西,没人给我钱,一毛都没有,闲暇时间自己画着玩,印成地下非法读物,在地下送人,是不是。这里边就会出现很多,比如说暴力、暴头什么的。谁也不审查我们,咱们做本书出版,比如说我现在跟贵州出版社合作,比如人家说这书做完得送人,怎么就暴了呢,不行不行。你自己画的时候,你自己送人,你又不出版,他都不审,跑你家来审你凭什么呀,所以这个自己的创作里边就可以完全带入一些自己的想法在里面,掌握好尺寸就行了。包括镜头这里边轴全错了你管我呢。




还有一些彩色的,大家刚才看到的是我纯手绘的东西,现在看到的就是纯电脑,纯计算机的,我们画这样的图的时候,其实需要很多笔刷。我们在画东西的时候,经常会遇到用一个特别复杂的笔刷的时候,机子一定会很卡,对吧,那是为什么呢?设备不好嘛。对不对,设备不好怎么办,换,换,换,这是必须的。所以说用计算机画画,我们就是比较看中设备,设备确实要能够支撑我们一张图。



因为很多时候作为出版,这个图必须要画可能一千TBI,然后如果你画得很细的话,有时候一张图差不多1G大小,有时候我们PS开开之后,我们会因为太大了,留一张图。十张八张的,就会非常占用机子的空间,这个时候设备的好坏,就决定了我们的机子是不是会爆,所以我们必须选一些比较好的设备。这个就属于完全靠电脑,用电脑里边的笔刷来画,其实跟画油画是一样的,只是我们省去了很多调颜色的一些这种过程步骤什么的,包括一些色调运用。


其实我坐在这儿我一点儿都不怯,因为我就学这个。所以我们在画东西的时候,比如使用蒙太奇,用色的时候,我会使用纯红、纯蓝、纯绿,这个跟我学设计出身有关。




然后现在呢,看一下我们工作室做的商业漫画,这个其实本来不想给你们看,但是看看吧。就是这个东西属于流水线生产,就是我的分镜头,我底下的人帮我铺色,甚至描线,最后呢我在后期修改一下,就可以交给出版社了。


但是这样的稿子做出来,其实效果并不是那么的好。可是有时候,你知道商业项目,他不能全是我自己画,我再大的能耐我也画不了那么多,不是吗。所以有时候就需要一个工作室,有一些我自己的学生,特别棒的,留下来帮我描一些线,上一些色,然后进行像美国人那样流水线生产的漫画。



这个就又回到我自己了,这是以前,刚才说的杂志给他画的东西,就是铅笔线,然后电脑里边,中边上色,技法的问题咱们回头慢慢聊,如果有机会的话。


包括这些红色的蒙太奇色的使用,其实不专业,反而有不专业的好处。专业的人画东西太专业了,就会让人看起来有一种特别稳的感觉。不专业的人画东西呢,就会给人感觉特别的跳。其实有时候读者就是喜欢看特别跳的东西,所以我们有时候创作东西,故意的把这个作品画得不那么稳当,尽量的让它看起来浮躁一些。当读者阅读你的作品的时候,发现,这里面好像色调很屌。


但是如果你画得很稳,他把你的故事读完了,很舒服,完了就完了,所以我们在创作的时候,会有瑕疵和所谓的比较跳跃式的颜色的使用。我画了很多这种,画一半就不画的东西,没人给我钱,我画出来之后也没有出版,但是这些东西的价值在于当我演示给别人看的时候。我们现在有站酷这么好,这么高端的平台,对吧。你看我所有的学生必须上站酷,这是政治任务,为什么?好,太好了。


我们有这么好的自媒体平台,我们注册完了在站酷上发东西,有很多的粉丝会看到你的作品,增加你的人气,如果你的东西真好的话。然后等你的人气越来越高的时候,就会有很多所谓的甲方,他们可能也会逛站酷找一些作者,发现这小伙画得真好,就他,就他,给他钱,快点。所以有时候,我们只要把本职工作做好,这个东西到底它是不是能赚钱来钱不重要,人嘛,总得有一些拳头产品,不是吗。




我呢会画一些自己特别感兴趣的东西,包括京剧的元素,就会有很多人来找我,你能不能给我们画这个带点古装的,很多商业项目都会如约而至,我就会接到很多人的邀约帮他们画很多东西。这个时候你有的挑了,你就随便来点,可痛快了。封面,画完之后不能免俗的,还是画一张比较屌的封面,这是我目前正在画的,出版社已经开始下通告的一个东西了。




其实你们知道,画张我们真正感兴趣的东西,我的本职工作的东西,其实并不能给我带来多大的财富,我必须要做很多一些商业的东西来满足我的吃喝用住,要不然家里吃什么呢,所以这个时候,就会拖稿子。作者作为创作者,不要学我,不要拖稿子,拖稿子非常不好。这是最后的漫画。

咱们留点时间给你们画张画,这是我logo,完了。


好,作为我这个部分呢,我给大家简单的做个结束语,很高兴能够来跟大家交流,很高兴跟大家装了半天。非常感谢站酷,感谢我们的英特尔,给我们提供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天都黑了,辛苦在座的所有人在这儿很辛苦听我们在这儿说了半天,非常辛苦大家,谢谢。



【精彩问答】


主持人:现在是现场的问答环节,大家现在抓住机会有问题马上举手好吗?


观众:有点激动。


矩阵:没事儿,你好,你好,你好。


观众:因为我关注你挺久了,因为其实我也是画插画的。我刚刚特意观察了一下,您刚刚用到的一些小工具,比如一些辅助功能,可能我们对这些小的东西没有用到位。我想问一下,在您平时的绘画过程中,有哪一些值得推荐的工具,学习方法跟大家分享一下,这样让我们更快地学习一下。


矩阵:行,其实你的问题问得挺大的。那我这么给你掰扯,我得给你掰扯三天,所以咱们简明扼要说点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就是刚才我使的那个东西叫提亮的工具,叫加深减淡,跟棒棒糖似的,那个东西让画面迅速地亮起来。那个手有一个加深,让画面快速地暗下去。但是键盘上1到0是不透明度的调整。1就是10%,2就是20%,0就是100%,所以说你们用加深简淡的时候,要根据你们自己的需要,将流量控制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比如10%的时候,擦了就会变化不大,但是你可以一遍一遍擦,如果定100%一下就特别亮了。这就是用的最多的加深简淡的工具。


还有一个什么呢?就是把画笔调成叠加和柔光。柔光呢,可以在一个颜色上面加颜色。你们都知道正片叠底,正片叠底只是把颜色加在画面里,它是完全的铺在画面上的一层,就跟水彩似的,铺一层,我也不管你深浅,反正我就铺在画面上。但是柔光,我不但把这颜色能加到我这画面里去,还能把我的画面提亮,所以比如我选择在这块加颜色,像刚才这张画的左下部,我要往里加蓝色。但是我想让左下部能稍微亮起来点,那我就选择吸一个蓝色之后,把画笔调成柔光,抹上一撇,比如10%,20%的流量,我撇那么一笔,这样不但颜色加进去,还能左下脚亮起来。叠加也是可以让颜色亮起来,但是它会饱和度越来越高。柔光只是亮起来,颜色也已经加进去了。正片叠底只往里加颜色,一遍一遍最后就是黑。

柔光叠加正面叠底加深简淡这是平常我用的最多的辅助的工具,你们可以回去多研究这些东西。其他东西其实我也都不怎么会,现在PS我懂得差不多万分之一


观众:矩阵老师您好,我们是您的理智粉。


矩阵:什么来着。

学员:脑残粉的对应就是理智粉。我想问的问题就是,您作为一个自由职业者,平时面对客户的时候,如果有一些意见不统一,您会怎么做?


矩阵:我明白,这个东西是作为从业者初期的时候都特别关心的问题。就是我们面对甲方的时候,应该是什么样的态度。作者细节告诉我说,就不改。但是呢,从挣钱,从一个打手收别人的钱,干残一个人的角度来看,我呢又必须按照他说的,比如打手,我就不能把人腿给干折了,所以这个时候我得听他的。就意味着说,我们有时候是这样的。在刚入行前期的时候呢,当甲方提出很多要求的时候,明显影响到了你的创造,甚至与你的创作思路相左,这个时候你有两种选择。一种选择就是说,我其实现在的状态并不重要,我是为了铺垫我的将来,那这个时候你可以给自己制定一个角色,我会把自己扮演成一个特别牛逼的人。甲方提出问题的时候,不改。甲方说你不改,那活怎么干,不干了,那这个时候呢我们的气节做到了,钱你就甭挣了。这样的事儿,多出几回之后你会发现你的底气会越来越足。但是这个时候伴随着你的专业必须要画越来越好,有资格跟别人碰撞。


还有一种方法在前期的时候是完全妥协。因为你要知道,我刚才讲半天,在我这儿商业是一块,自己的创作是一块,我自己的创作永远都比商业做得好。假如说你自己画的画那么好,我怎么让你帮我画张东西,好像貌似没有那个好呢,我就会说,这是我自己的,这不是钱能衡量的,但是你给我的是钱,我是按照钱数给你画的,就这么说。所以这个时候你要看你心里到底要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你是想扮演一个稍弱一些,一直迎合别人,迎合十年之后,其实你还是很厉害了,你开始慢慢的倒戈变得很强硬。还是开始我就硬,我一直穷着。我选择了后者,就是我一直都选择特别穷。


我曾经说过,大部分的生意能赚钱的东西都与我所坚持的东西所左,那我就坚持贫穷,但是现在显然想穷也挺难的。所以是,看你自己,好吧。


观众:您画的画让人一看这个就是矩阵老师画的,或者查资料的时候,这个挺像矩阵老师的画风。个人风格怎么能够快速定位下来,除了大量的练习,包括接这种商业稿,怎么找准自己的风格?


矩阵:我懂你的意思,我一直认为作者没有风格。因为我们其实有的风格也是前人有的,前人有的也是更前的人有的,再往前就到猴了。所以说,风格这个东西你说谁就能独树一帜的,你要记得,我们从出生那天起就在学东西,你但凡学东西都得有老师,但凡有老师就得受人左右。你在小的时候,你不能说你五岁大,你说我有自己的和谐的哲学思想,那不可能。所以说,艺术的锻造过程当中你会也各种各样的老师,甚至偷师的人他也是你的老师,或者身边的朋友也是你的老师,你的学生,也是你的老师,你的父母,你的家人。所以在这么多人对你影响的环境当中,其实所谓的最后,你给自己定型说我这个东西是老美范的,可能跟我小时候看美国漫画书有关系,形成别人说这是美范的东西。


但是你说这个东西是我的风格吗,它不是,它真的不是,中国人画这玩意儿画的少,我也就占了个便宜。可能别人说,这玩意儿画风好像画的人跟别人不一样。所以这个东西不是我说我想有什么风格我就朝这个方向去,不是。做好本职工作,我喜欢画什么我就画这个,我不喜欢什么,我尽量看看就行了。所以一旦有了坚持,最后可能通过学习这个,学习那个,最后从剽窃开始,从什么临摹、抄袭,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就过来了。年轻的时候都这样,我不信哪个年轻人没干过剽窃的事儿。最后就会通过你身边的各种各样的环境的影响,慢慢的出现一个你所谓的风格,其实这个东西并不强求,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喜欢画的画,慢慢的不知不觉,就有了。


观众:谢谢矩阵老师刚才画的画,我很喜欢,我是外行,我突然间有一个想法,现在中国流行的漫画,还有您画的画,在我看起来比较西方化的,我喜欢我们中国的文化,那么从业者为什么不爱画中式的,而爱画西式的画?


矩阵:您这个问题非常好。我做的这块东西,别人都会问,你作为这样的作者,为什么不延续过去的中国人自己的千百年来有的文化的东西呢。我可以这么回答你,那些事儿有专业的人在干。第二,这东西跟我没关系,我呢也用不着去顾及这个。因为这种东西,它一定是,比如说国画,咱们有国画系,每年有很多这种国画的学生,他们专业干这样的事情。而我们呢选择做一块,不能因为我们说强行要去延续中国的一个东西,我们就非要自己往那个方向。我会把一些元素呢,适当地往里加。


比如说我30多岁,我还很年轻,等到40岁,50岁,我会把中国元素加的越来越多,把西方东方揉巴揉巴,最后揉出一个相对比较东方的这么一个东西。但是它需要时间,我还很年轻,第一,我做不到,第二呢,这个东西对我来说暂时我们没有太多的义务去继承这样的东西。因为它一定是有院校的专业学生,有这么一批人在做这样的事情。您有什么问题您问?


观众:可能是我没说清楚,表达能力有问题,我的意思是人物的形象,像比较科幻,超前的东西,就是说这种东西没有拿中国的人物形象去做的?


矩阵:这个很好,但这个里边有个问题。比如说我们现在看到的所有的科幻大片全是美国人拍的,外国人拍的。我们现在因为长时间的审美受到了影响,就会觉得只要是科幻的里边必须是这样的。如果我们在中国科幻片极其不发达的情况下,我们拍了一个科幻片,里面所有的人全部是非常中国的,小眼睛,甚至穿的衣服都是很中式的衣服,我还没有接受这种审美的洗礼,没看过这种玩意儿,就认为这个东西不接地气,离我们太远。我们创作这样的东西,说实话,风险非常大,要么市场非常肯定,这个作品真超脱,要么市场就是非常不看中你。所以作为我们小作者来说,一,我们暂时没这个能力去做这样的事情,二,我们暂时还确实没有太多的义务和责任非要这么做,冒这个险。这应该是一些大资本家干的事儿,对吧,所以说作为作者来说,很多时候我们不是不愿意,或者不想,只是能力不够,或者跟我们没关系,我们没有义务这么干。

观众:矩阵老师好。今天听了您的分享,已经成为您的脑残粉。


矩阵:太客气了。太客气了。


观众:刚好昨天站酷首页有一个文章,就是讲的绘画初学者七宗罪。今天正好就其中两点,向您求证一下。第一个问题就是初学者容易什么都想画,今天画人,明天画城市,后天画宇宙,然后文章建议说大家专注一个点。比如说我画人,我就专门去画人。不知道矩阵老师有没有经历过这个阶段?


矩阵:这个事情呢。所谓的术业有专攻,我没有什么太远大的理想,我就是准备将来在这个行业里扮演一个螺丝钉,好好的把我的本职工作做好,那我们必须要术业有专攻的,比如我画人我人画得特别棒,我画景我景画得特别帮。但是这个问题到我这儿呢,就不一样了,因为我们画漫画的人相当于自己扮演导演、编剧,然后灯光、演员,我在画东西的时候,人物姿势我要自己摆,就是有时候自己跟演员似的,我要先试戏我才知道这个人的姿势放在画面里怎么画好看,漂亮。这个时候呢,作为创作漫画的创作者来说,他们所要掌握的技法就要更加的丰富,但是我指的只是漫画人而已。因为你要知道,插画家的成长周期非常短,因为我自己带学生我知道。一个学生可能半年,一年,计算机绘画很快就变成行业的大雏或者什么。总之很快就能成长起来。


但是漫画家成长周期非常长,他要从编剧,从颜色,从线条,从构图,甚至我不愿意看的电影,我非要硬逼着自己看。为什么呢?我要从里面获得更多镜头的养分,所以这个时候作为一个漫画创作者所知道的,所懂得的必须比其他的创作者要丰富。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个行当里头有一个墨守成规的东西,别人不认同我不管,就是画漫画的人都会在这个行业里,相对比任何画画的人要更高级一些,这不是我自己看的,这是作为画漫画的都这么想的。因为我们的成长周期太长了,我画了十几年才画到这样,才是小有所成。

可是画插画很多年轻人一两年时间,就可以在行业里叱咤风云,这确实是一个很不同的领域,所以你要画漫画,当然是要涉猎很广。如果你只是将来能够更好地就业,当然是术业专攻了,对吧。


观众:第二个问题是初学者不太知道放弃,意思是说这张画可能我从一开始我就画错了,我应该及早舍弃这样的画。我想手绘的话这样的问题会比较大一点。不知道电脑画的时候,您会不会有发现这张画不行了重新起稿的情况,以什么标准做判断?


矩阵:我给你说一个,我这么多年的一个坚持,就是我从来不揉纸。很多作家,画家特别喜欢这画画得不好,揉了。我最讨厌就是揉纸,这是一个特别失败的表现。画得不好,得把它画完了,这里边有瑕疵,这是我的过去,这是我的老师,给我上了一课。把老师揉了合适吗,不合适。所以说,作为一个创作者,这张画如果你觉得我真的没法再坚持了,可以把它放这儿。你过很长时间发现,我怎么就这么爱你,拿着再画。但是如果说你画了半天你把它揉了,你就没有了,你可能什么都得不到,所以画东西最好还是要保持这个东西,在最合理的时间把它尽量地把它做得稍微完整一些。

如果说坚持不下去了,那我们就尽量以一个比较完美的方式,简单的涂鸦收尾。但是不要出现这种画两笔我不要画了,画两笔我不要画了,你这一辈子你就只会画两笔人头,所以尽量坚持,把一个东西画到差不多的一个地步,我觉得最好。你不能把老师揉了,对吧。


主持人:由于时间关系,我们现场问答环节到这里结束了。大家如果继续有其他的问题,可以到我们的站酷网继续询问。


矩阵:我在站酷等着你们。


27
- 1位推荐设计师推荐 -
    没有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