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岳衡和他的黑白视界

3年前发布

原创文章 / 摄影 / 专访
设计师专访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设计师专访联系,谢谢配合。

段岳衡,著名华人风光摄影师,2015多伦多国际摄影节(TIPF)摄影大赛终身成就奖得主,在业内享有很高声誉,经过三十多年的职业摄影生涯,他成为了华人风光摄影界的领军人物。




专访人物:段岳衡,著名华人风光摄影师,2015多伦多国际摄影节(TIPF)摄影大赛终身成就奖得主,在业内享有很高声誉,经过三十多年的职业摄影生涯,他成为了华人风光摄影界的领军人物,他的收藏级、限量版原作广受国际各大艺术机构和收藏家的青睐和收藏,作品在加拿大、美国、中国大陆、中国台湾等地区举办摄影个展。与佳能、适马、爱普生、哈内姆勒等多家公司合作,签约。出版有《黑白世界》,《黑白视界》摄影画册。

  作为风光摄影界的名家,他积累并传承了大量银盐拍摄及暗房的传统技法。然而在数码影像高速发展的今天,他将传统技法与数码科技做到了完美融合,使数码影像作品同样具备了银盐片的质感、神韵和灵魂,更让数码照片达到收藏级作品水准成为可能。如今他专心使用数码相机创作数字黑白影像。他的数字黑白作品以丰富的影调、独特的韵味和精美的制作不仅赢得了数码相机使用者的广泛赞赏,而且得到了传统黑白摄影圈的高度评价。

  多年来段岳衡先生致力于黑白风光作品的创作,但他对色彩的把控能力早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正因如此在他创作的黑白作品中呈现着丰富的层次和强烈的质感。此次段老师将深入阐释”色彩“在黑白影像创作中的神奇作用。


  本次段岳横老师专程回国参与站酷高高手主办“高高手大师行”活动,分享30年影像创作感悟,站酷网也在讲座后对段老师进行了独家专访。



  正文开始之前,分享段老师在讲座前播放的自制视频,富有节奏感的韵律搭配段老师一张张经典照片,黑白影调的魅力让现场观众为之震撼。(推荐全屏观看)



   




站酷网:恭喜您刚刚获得了2015TIPF多伦多国际摄影节终身成就大奖。

段岳衡:非常感谢。这是对我在摄影上的认同,不过我就是岁数大点,拍的时间长一些而已。 对于奖项我已经看得很淡薄。即使是《黑白视界》,虽然获得班尼金奖,但真正让我自己非常满意的片子也没有几张,总觉得对比国际上经典的作品自己还差得很远,我还在追求影像的路上。



站酷网:虽说数码摄影让您在摄影艺术上取得了更高的成就,但胶片时期的积累对您的数码拍摄是有很大影响,对吗?

段岳衡:是的,胶片摄影对我现在的数码影像影响是非常大的。我在80年代初便涉足摄影拍胶片,到50多岁才开始玩数码。可以说是胶片摄影的基础和过程的沉淀,支撑着我做出比较高质量的数码作品。

我认为一张好的艺术照片,需要有内容有手法,最后才是强大的后期演绎。现在有些年轻人有这样的误区,以为在电脑里按一个按键就把彩色照片变成黑白照片,认为这就是黑白影调。当然,如果是纪实的片子,抓住了特定的瞬间,他的内容很精彩,就是成功的照片,因为纪实摄影的内容和艺术形式是远远大于后期制作的。而作为艺术风光的拍摄,拍摄内容和艺术形式再加上后期制作的完美结合才是一张好的作品。




站酷网:作为曾经的报社新闻摄影部主任,你怎么会从纪实摄影转向风光摄影的创作?

段岳衡:当年我拍的几组专题被单位封杀了。记得有一组照片是反应湘西人在改革开放之后的变迁。大湘西地区的小伙子打着赤膊,买了件廉价西装穿身上,脚上穿解放鞋。现在看这样的造型你会觉得很奇葩,但是在那个年代他可能只买得起上装并且觉得那样就很好了。我觉得那很真实,但是那个专题却由于形象问题被毙了。他们觉得我不应该表现贫穷落后,而应该歌颂时代主题。诸如这样的问题,让我对当时的体制和新闻报道方式感到失望。由于受到束缚,不能随心所欲拍摄,于是我决定面对大自然。大自然毕竟不代表任何阶级和观点,让我觉得很自由。另外,我从小喜欢画一点画,我这人什么都没有正儿八紧地学过,但是爱好却有很多。喜欢山水画,也喜欢像画一样的山水,虽然画不好,能用我的照片把山水呈现出来也是很让人开心的一件事情。





站酷网:一些老一辈摄影师坚持只有胶片才是王道。你是怎么如何开始的数码摄影?如何通过学习精通数码后期的?

段岳衡:我一直认为一个人要成功——兴趣加投入。没兴趣投入干嘛?光有兴趣,不去刻苦学习也不行。2006年买了第一台数码相机之后,我发现PS修脏点,调影调太有意思了。所以,我首先是对数码后期产生了浓郁兴趣。其次,我认为数码影像太便捷了,完全解放了生产了。以前我们在暗房里汗流浃背,一出去就眼睛发昏,现在一边PS还可以一边喝咖啡。经济上也节省了成本,过去我们得花30多块钱一个月的工资来买胶卷。


要说学习的话,我没看完过一本书,只是知道了几个基本处理的方法。曲线怎么调,色阶怎么调,有不知道的,我就打电话问我的学生。有些摄影师从来不敢问资历比自己浅的人,我觉得这是摆谱。实际上强中自有强中手。我在多伦多那段时间进步很大,他们都知道的,都说段老师那个人就是那样,不懂就问。不懂就问,我也不会因此掉价是吧。


兴趣爱好支撑着你的艺术这点最重要。有了兴趣,只要你还有饭吃交得起房租,你就情不自禁地就把车一遍遍地开车到安大略湖拍摄。我太太埋怨我夜里睡太晚的时候,我就会让我太太再支持我一把。我说,我感觉我现在处于一个创作的顶峰阶段,一个能出作品的阶段,后期的很多灵感都是瞬间产生的,感觉到了,晚上一做做到3点钟,出的效果连自己都想不到。


当然,我也非常感谢我的太太一直支持我的事业,好在我现在也可以对我们共同的努力有所回报。有付出有耕耘就会有收获,只是收获大小的问题。




站酷网:您6年时间在安大略湖拍摄了上万组照片,才有了获得金班尼的《黑白视界:段岳衡眼中的安大略湖》。为什么会在安大略湖拍摄那么多照片,安大略湖的魅力在于哪里?

段岳衡:安大略湖是北美五大湖之一,虽然是最小的一个也足够大了,我开车去到最远的地方也有180公里。我住在多伦多市中心,走路过去25分钟,开车10分钟,去安大略湖太方便了。再加上,天气的变化,光线的变化,云彩的变化,足以让你在一个地区拍大量不同的影像。我可能会在不同的时间去拍摄同一个地方,比如同样的前景,今天下大雪,我改用慢门拍摄,就能拍出和以前完全不同的照片。我认为艺术创作是思维的问题。很多人都写梁祝,但是陈刚、何占豪能在那个年代写出那样的经典真是令人惊叹。



站酷网:有些人可能忌讳和别人类似,但您一直以来并不回避安塞尔-亚当斯对您的影响。

段岳衡:我不是亚当斯的学生,但亚当斯在我的脑海里是一个影子,总是这里晃来晃去。很多人可能没见过亚当斯的原作,年轻的时候我被他的原作震撼到,他对影调的控制,他的一些作品我到目前为止是无法超越的。





站酷网:黑白灰是比彩色更难把握的色彩,影响画面现成更多层次和细节的因素是什么?

段岳衡:反差影调的控制是很重要的,一幅作品是中灰低调还是高调,处理的方式是不同的。如果是高调,你就必须在高调上做文章,白位到中灰部分漂亮,才是一张好的高调照片。这个东西你要控制到位的话,你必须懂得什么是一张好的高调照片。你从来没看过真正漂亮的高调照片,只是在曲线里拉白了,它不一定精彩。

通常初学者最大的问题就是看得不够多。我认为还是要多看经典的作品。最好能到展馆里看原作。观赏艺术品是有环境有条件的,好的环境会激发你的情绪。在正规展厅和好的画廊,标准射灯打上去再看那些原作,你会感到很震撼。当然,看原作的机会不是很多,大家可以到好的书店买一些经典作品的画册来看。



站酷网:处理多了黑白影像会有看什么都想调成黑白的冲动吗?

段岳衡:我刚才讲座也说了有些照片是适合调成黑白的,有些是适合彩色的。不过我倒是经常看别人的黑白照片总想帮他们调调。我们国家有很多西部的纪实片子,包括《大眼睛》的作者解海龙,我都跟他说,谢老师如果你的作品让我用数码来演绎那就锦上添花了。我不会做改动的PS处理,只是控制影调,让黑白影调更漂亮。

我还在相尚行调了一个山东摄影者的作品,我在他的电脑前改了一刻钟就走了,调了之后他差点晕倒不敢相信这是他的片子,完全改变了他的理念,之后两年时间他也开始专注黑白影像。现在和曾梵志签约的画廊老板觉得他的黑白摄影太漂亮了,也和我的这个学生签约了。




站酷网:你会为每次外出进行风光摄影做哪些准备?你最常携带在身的拍摄装备是什么?

段岳衡:每次外出我首先想到的是活命,对于职业摄影师来说,生存是最重要的,这是基本的条件。比如,我很快要去拍摄北极光,几个人到北极去,与世隔绝,我第一个想到的是服装,必须要防寒,再一个自己拿推子把头发推短。我一般做长途跋涉的时候会推光头,在野外洗澡困难的环境下这样的小事就很关键。

外出还必须要精简器材,根据去什么地方选择什么样的器材,如果需要长途跋涉,就只能带小三脚架。最长带的是一只广角,镜头是佳能24-70, 24-105,长焦都很少带。如果去爬高山,比如去珠峰我可能会带一只长焦。



站酷网:大多数职业摄影师要面临吃饭的问题,如何兼顾商业和艺术?

段岳衡:做艺术家是不好的事情。在中国的艺术大潮里,做到顶级是很难的。在当今数字影像,乃至任何一个领域里,如果你能做到极少数人能做到的你就是成功。梦想很多人都有,我们追求的起点也应该高一些,但是你的定位很重要。我是桂林米粉,你是北京烤鸭,我们是不一样的。比如佳能有个签约摄影师专门拍城市风光,他的照片在网上一年能卖20多万人民币,城市风光就是他的定位。

如果你知道哪些片子比较容易走上市场,你相对更容易成功。但是作为艺术家,你就不能想那么多。如果我上了黄山,每按一次快门,就想着一千两千三千,那我拍出来的照片一定完蛋。之前我在台湾办个展,我女儿对我说,爸爸我觉得你有一点很好,个展做了一个多月了,但是你从来没有问我画卖出去多少钱了,爸爸你真成了艺术家的范儿。(笑)




站酷网:目前还有什么关于行走和拍摄的计划?

段岳衡:接下来我会去拍北极光,我还想再次去非洲。当然我这辈子最想完成的题材是落基山脉和我家乡的洞庭湖。落基山脉的拍摄难度很大。风光摄影太艰难了,很多时候几乎每天都在路上颠簸,每天都睡帐篷,有时候会让你更坚定,有时候会让你奔溃。所以我觉得摄影比绘画要有难度,它是体力和脑力的结合。

这辈子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是最让人高兴的事情。我希望这辈子还能留下几本自己想拍的画册,所以我最想就是继续拍片,年龄大了就拍不了了。



站酷网:这次为什么会受邀到站酷高高手录制视频公开课。

段岳衡:我认为线上教育是一个方向,而它的专业性需要积累的过程。我很支持像高高手这样专业的品牌教育平台。我也很高兴能把我的经验体会传授给大家,当然更多是想出名了(笑)。



站酷网:你对想成为职业摄影师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

段岳衡:我对年轻人的建议就是是专心创作,在商业和艺术上不要分得太细。现在有些新锐刚获点奖就把自己的作品标到几十万一张。不就是那两张照片,一组作品获奖吗?我们都还在追求的道路,我也不知道数字影像还能精彩到什么程度,所以还要继续钻下去。




“高高手大师行”段岳横讲座视频已在站酷高高手发布:http://www.gogoup.com/course/31/



340
- 1位推荐设计师推荐 -
    没有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