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中国国际时装周·覃仙球X钱赓·联合制造计划

4年前发布

原创文章 / 服装 / 资讯
钱赓ISAAC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钱赓ISAAC联系,谢谢配合。

独立服装设计师覃仙球跨界合作青年艺术家钱赓,二人将联合创作参加2015年10月北京中国国际时装周,这场特殊的时装秀名为“和善恶”(YIN YANG BALANCE)融合覃仙球清幽玄雅的服装语言,和钱赓暗八仙系列作品的低沉神秘,敬请关注。


“和善恶”(YIN YANG BALANCE)

“物具好坏,人分善恶。那些得以平衡的才是真实存在的。”



独立服装设计师覃仙球跨界合作青年艺术家钱赓,二人将联合创作参加2015年10月北京中国国际时装周,这场特殊的时装秀名为“和善恶”(YIN YANG BALANCE)融合覃仙球清幽玄雅的服装语言,和钱赓暗八仙系列作品的低沉神秘。由覃仙球在3个月内设计缝制完成40套时装以及钱赓对服装艺术加工、专门创作的装置艺术品组合而成。




·覃仙球 1987年生人 来自广西

独立时装品牌CHILLY CHIN创始人·设计师·独立写作者,著有小说《占卜术》。



·钱赓 1991年生人 来自吉林

暗八仙製造··塗鴉寫字人·电影字体设计师·道教艺术爱好者,代表作《合体字版千字文系列》,《星斗字系列》,《中文诗词涂鸦》。



覃仙球CHILLY CHIN “魏晋”系列作品



覃仙球CHILLY CHIN “魏晋”系列作品


覃仙球CHILLY CHIN “魏晋”系列作品


覃仙球CHILLY CHIN “魏晋”系列作品

钱赓暗八仙合体字版千字文系列之傘下鬼


钱赓暗八仙合体字版千字文系列之手书千字文全文·鹤顶红



钱赓暗八仙星斗文字体作品之菩萨蛮



钱赓暗八仙星斗文字体作品夜行衣·奇门遁甲



我们的故事

 (

 2013年11月,雪后,我离开长春,独自前往北京。在朋友的画室里,喝了酒,他说:“我来这里已经十年。”

抱着一书包的画和一份还没厕纸厚的简历,我无法入眠。在北京的两年,和我相处时间最长的,是我的杂志前同事,室友,一起创作的伙伴——覃仙球。杂志关闭之后,我们没再找任何工作,寄宿到通州的同事家。我躲在小楼里没日没夜写字画画,他则在布料市场和八里桥之间来回奔走,开始服装设计。

  一直以来,球桑对美的直觉精准的令人不忍相信他是个男人。他同我一样痴迷于东方。兀自把许多个简单而直接的理性并构在一种不可言述的感觉下,创作,亦幽亦玄。只是他多细腻明快,我多癫狂乖张。有朝合作,绝不是相克不容。平衡相生之和谐,像人相处一样。好多人说我的作品风格太过消极,暗黑。本质上我是不承认的。因为我的创作初衷和球桑一样,绝不是抵抗美好,相反是强烈的希望。



覃仙球和钱赓工作室合影



 6月初,球桑报名参加时装周,我们联合创作。这个合作的机会,弥足珍贵。物具好坏,人分善恶。那些得以平衡的才是真实存在的。有朝一日,当我们体内几万只共存的善恶统统握手言和。不再因难以分辨而犹豫,难以取舍而苟活。当晚云出没,我们都拿出剃刀,剪短发须,颔首,合掌,然后继续前行。


                                                                   

---2015年七月 北京 钱赓 暗八仙


覃仙球东方主义系列作品与暗八仙重构作品



(二)

 认识钱赓时,我所在的独立杂志正如日中天。后来杂志招实习生,钱赓给我发来邮件,他的文字没有打动我,但他的艺术作品和经历打动了我,由此成为了杂志的一员。不多久,杂志遭遇经济危机倒闭,我决定不再找新的工作,搬到通州朋友家,开始设计衣服。

 后来钱赓也搬来通州,我们合租了一套二居,开始了设计师和艺术家的同居生活,他的每一次创作,我是它们的第一见证人,并渐渐对它们产生了一些奇异的感情。有时我们在客厅一起喝酒,喝多了之后互相倾诉,有时候我会忍不住哭起来,哭完之后回房间睡觉。在我做设计、生病的期间,钱赓是少数始终陪伴在我身边的人之一。



他没有固定收入,靠画墙、设计电影海报赚基本生活费,而我做衣服也一直惨淡经营,不停往里投钱,欠一屁股债。我做到第三个成衣系列时,钱赓也开始尝试设计男装。虽然他的艺术作品总是和死亡、怪力乱神相关,过于阴暗,但这并不妨碍我认定他是一名艺术家。我们一直想着合办一次展,我的衣服,他的艺术作品,进行跨界和融合,一定会碰撞出非常惊人的火花。



2015年6月,参加中国国际时装周的机会摆在我面前。经过深思熟虑,我终于决定和朋友借钱报名。做成衣设计一年,考虑到市场,考虑到受众,我并没有真正享受到设计的快乐。这一次,我只想抛开一切顾虑,和自己的伙伴钱赓一起尽情创作,让它们成为真正的艺术品,展现在世人面前。


很多时候想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生活。并不是说我们不害怕贫穷,我们不渴求富裕。事实上我们一直生活在贫穷的折磨里,这种折磨,与房子、车子、高级的享受毫无关系,而仅仅关于创作能否继续。有时候,你要完全忠于自己的内心,只能放弃掉许多东西。



而这些,也只有让它们成为艺术品,我们坚守清贫的生活才具有意义。

                                                                                                                                 

 ---2015年7月 覃仙球 北京


【为了回馈支持我们此次计划的朋友,我们把覃仙球和钱赓这次的作品制作成一本黑白分明的“双翻式”的画册。从正面翻为覃仙球此次走秀的所有LOOK及花絮。从反面翻则是钱赓暗八仙系列的作品集,包括一些未发布过的作品。】

“和善恶”覃仙球X钱赓影像集 正面

“和善恶”覃仙球X钱赓影像集 反面


(三)我们感谢大家的帮助与支持

 进入时装周的日程之后,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钱。做事情本身其实不难,但是真的,我们两个除了作品什么都没有。而达成这个现实对我们的苛求有太多。一度尝试拉赞助,但赞助找得太迟,又赶上年中,均无果。没有这些钱,难道我们连一个把自己的作品展示给大家的机会都没有么?做梦的资格会和贫穷有关?

我们选择了继续。球球继续设计衣服,我则继续创作新作品。没有样衣工没有制版师,缺人缺钱,就全部亲自上阵,在3个月内设计缝制完成40套时装。我再对服装艺术加工、专门创作装置艺术作品。我们互相安慰:不管怎么样,先把作品做出来,最后就算没钱走时装周,至少我们还有作品。有作品就够了。

 

  我们决定一起赌一次,众人拾柴以取暖!如果赌赢了,就继续做下去。这次众筹,如果达到了时装周所需的预算,就大大方方地走时装周,如果没有达到,我们也会尽自己的一切努力,有多少钱办多大事,自己把这个展做出来。


(四)鸣谢

   筹备伊始,就已得到一些朋友的支持,萨满乐队主唱王利夫也将为这场秀制作现场走秀音乐。十分感谢。


“覃仙球+钱赓 1+1大于2”---王宏伟(著名电影人)


“在北京这片犬牙交错的丛林里,像条野狗一样幸福地活着。”---老树(画家)


“他们的创作回到了朴素和清新,支持球球和我的东北老乡钱赓,众筹走起!”

                                   ---耿军(第51届金马奖最佳短片导演)


“这是说不完的故事,续梦境下的清醒。祝顺利!”---刘义军(唐朝乐队老五)


“像玩命爱一个姑娘一样,赌一把!”---宋小君(作家/编剧)



如果想了解更多关于我们参加中国国际时装周的信息,请关注我的主页。



345
- 6位推荐设计师推荐 -
    没有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