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那工作室:悟不出就做不出

4年前发布

原创文章 / 手工艺 / 专访
设计师专访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设计师专访联系,谢谢配合。

末那工作室是中国大陆地区第一家以原创高端GK模型及雕像开发生产的专业工作室。主要从事原创手办模型的制作,作品以中国佛教及神话题材为主,以独特的创作风格受到广泛关注。



站酷网:末那的含义是什么?


末那工作室: 末那是一个佛教用语,佛教中认为人的意识有八种,包括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末那识、阿赖耶识。末那识是第七种,前六种是人对外部刺激的反 应。在佛教中,它是与前六种意识有着明显区别的,末那识是意识的本身,是阿赖耶识的种子。末那是”我执之根本“,也就是执着,我本人也很喜欢7这个数字, 因此为工作室取了”末那“这个名字。



站酷网:末那团队成员有着怎样的分工?


末那工作室:手办的制作主要分四个步骤,第一步是设计;第二步是做原型,也就是雕出来;第三步是把雕好的泥质雕塑版翻成树脂的;第四步是上颜色,也就是涂装,涂装就是手办制作的最后一道工序。之后,如果需要批量生产的话,就会进行工厂的一系列制作工艺了。





站酷网:自工作室成立以来,你们大概完成了多少件作品?工作室的发展是否达到了你们的预期?


末那工作室:2010年成立以来,末那工作室一共创作了多少件手办作品我也没有具体统计过,但是可以看出,末那的手办从最初的纯原创到现在的与游戏、与电影、与动画的合作,它正在成长,无论是从数量还是质量,它都在朝更好的方向发展。


工作室成立之初,我们并没有什么预期。几个合伙人中没有做市场的,因此,也从来没有估量过手办市场以后会是怎么样,我们就是喜欢,然后就一起动手做了。探索过程中,我们发觉这个行业的水很深,并且,在做的过程中也有不少困难,但是“爱手办”,让我们选择继续坚持做下去。



站酷网:末那的手办与欧美以及日本的手办艺术有着截然不同的风格倾向,从作品中能明显感受到东方古典文化的气息,末那的创作风格是怎么一步一步形成的呢?


末那工作室: 我特别喜欢你用的这个词——东方,没用“中国”,有些人就会直接问,你们这是中国风啊,我觉得“东方”这个定位很对。其实,末那最早的作品风格就是冰山和 我的风格,而且我们俩的风格又非常像,我的风格有点偏宗教,而冰山是偏神话,我们喜欢的东西都比较一致,相似度极高,所以末那的风格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了。




末那代表作品《化生地藏》(原型制作四季、涂装制作大鹏)



站酷网:末那工作室的团队成员都身怀绝技,你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末那工作室: 严格的说,第一件手办完成的时候,末那工作室还没有成立。当时,我从之前的公司辞职,自己在家里做了第一件手办,做完之后,我把作品上传到新浪博客,那时的我,连QQ、微博都还没有,发完博客之后,在“相关标签”中,我发现了”同道中人“,于是才认识了末那的合伙人大鹏,还有茶,因为志趣相投,我们才逐渐萌生了成立工作室的想法。



站酷网: 你是学什么专业的?是怎么接触手办艺术的?又是什么样的经历让你决定投身手办艺术的呢?


末那工作室:我是学美术教育的,在学校当了三个月的美术老师,发现当老师并不适合我,于是就辞职了。从2000年到2009年,从事了九年的平面设计工作,然后再次辞职。辞职之后,我开始在家里制作手办,用了一年时间去摸索,2010年,成立了末那工作室。


其实我在年轻的时候就很喜欢手办,当时欧美的手办看得比较多,比方加拿大的麦克法兰,他设计的《蜘蛛侠》原画让我很有感触。刚开始我只是喜欢买,虽然心里觉 得三、五百块钱买一个手办很贵,但是根本停不下来,觉得买再多也不够。让我下定决心做手办其实源于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有一天,我在国内的一本杂志上看到竹谷隆之的作品,当时就被震到了,这些作品超乎我所有的想象,太牛了。我特别想知道这些东西是怎么做出来的,到底我自己能不能做,之后就开始自己琢磨、研究。当时国内做手办的比较少,什么参照物都没有,对工作、材料、技法、流程一概不了解的我,把能买到的材料都买了一遍,一个一个试,这个不行就换一个,还不行再换一个,经过很长时间的摸索,才慢慢琢磨出该怎么做手办。光是为了买一本竹谷隆之的作品集就让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拖了很多朋友去日本买都买不到, 在我快要放弃的时候,有个朋友说他能买到,就是价格太贵,当时我就一个想法,买。于是我花了2600元人民币买了心仪已久的作品集,我记得当时是2006 年,一个月的工资也没多少。我觉得兴趣是我做所有这些事情的前提,真心喜欢,才会对这个行业执着的投入。




四季与竹谷隆之



站酷网:你最满意的一件手办作品是什么?手办创作的乐趣在哪里?


末那工作室: 其实谈不上最满意的手办是哪一个,因为每件作品都是我耗费时间和精力去完成的,每件作品都能给我带来成就感,我觉得这个是最重要的,我不想给他们排名,也不会这么做。创作的乐趣应该就是它给我带来的成就感,而且因为手办,我结识了末那工作室的朋友们,能跟志趣相投的朋友一起合作,也是我从事手办最大的乐趣之一。



站酷网:手办创作过程中最核心的技术在哪里?你认为什么样的手办是好的手办?


末那工作室: 在我看来,无论是什么行业,都存在一个共通之处:你对这个行业的认识程度是能否掌握行业核心的关键。就手办而言,就是你对手办行业的认识程度,你有没有悟到手办的精髓,拿到一个项目,你到底想把它做成什么样,你的方向是什么,你的审美层次够不够,你觉得自己的格局是高还是低,我觉得这些是最重要的。相比而言,我觉得所有技术上的问题都不是最重要的,不论是人体比例、雕细节的功力、还是涂装的程度等等。我总说,就技术而言,有很多手办创作者比我们要好得多, 无论是在翻模、雕刻、雕塑这些方面,他们都做得特别好,可是他们自己的创作能力却不高。为什么他们做出来的东西,你会感觉不对,或者感觉始终差一点,我觉得“差一点”就是对自己的作品,以及对这个行业的认识的一个偏差。有很多人喜欢手办,但是手办到底是什么,到底代表什么,他到底想表达什么,还都不清楚,有时候可能为了做一个特别炫酷的东西而做一个特别炫酷的东西,这就有问题了。举个例子,我之前跟竹谷聊天的时候,聊到如何做一个怪物,他说,在日本人看来,并不是把这个怪物做得有多怪、多真实就成功了,必须在怪物的形象里附加一个情感色彩。我认为好的手办,必须赋予一个魂在里面。



末那作品《老猿》



站酷网:齐天大圣这个角色伴随着末那一路走来,做过那么多大圣题材的手办,从“封猿“到”碧波潭“,从”灵猴跃世“到”灵明石猴“,从”至尊宝“到”大猿王“,针对同一题材,你们是如何凸显出它们个性化的一面?又是运用什么方式使他们达到形式与功能的相统一?


末那工作室: 末那工作室确实做了很多以猴子为原型的手办,而且在每一个形象、每个手办作品中都有明显的差异化。这种差异化、个性化的形成有多方面的原因。比如我要做一个手办,我会在刚开始的构思阶段花很长时间去做调研、找参考,也会找很多朋友过来聊,看大家心目中的手办形象应该是什么样的,经过一系列的前期准备,我就大概知道我要把它做成什么样子了。与此同时,主创人员的个人创作风格也会一定程度地为大圣形象带来极具个性化的一面。比如我跟刘冬子合作的”碧波潭“,里 面很明显的会有冬子对大圣形象的认识,同时也加了一些我对这个猴子形象的想法。而”封猿“就是寺田克也心中的大圣形象。我会通过跟不同的人来合作得到更多 灵感,”斗战神“的创作过程也是这样,斗战神手办的创作是嫁接在杨奇创作的斗战神基础上。


在我看来,哪怕是借鉴别人的东西来做手办,它本身也是一个创作过程,这其中也会融入我自己的想法。举个简单的例子,在我做碧波潭的时候我在想金箍棒应该是什么样子,我特别不喜欢游 戏化的金箍棒,上面雕着各种花纹、盘龙,我觉得它就是一根铁棒子,在海里泡那么多年,锈迹斑斑,是特别有重量感的一个铁棍,所以碧波潭里的那根金箍棒就做成了那样。猴子的一只手扶着金箍棒,这个手的形态我也经过反复琢磨。到底这个手应该是怎么放,握住物体的姿势该是什么样子。和很多小伙伴一起坐下来讨论, 最终确定了碧波潭中猴子手的形态,所以说,手办创作中的每个细节,我们都会琢磨很久。



《封猿》


《碧波潭》


《灵猴跃世》


《灵明石猴》


《至尊宝》


《大猿王》



站酷网: 末那的手办作品的规格通常为多大?规格对手办的创作有哪些方面的影响?首次在《斗战神场景手办》的创作中尝试巨型手办,在手办的比例、规格方面做了哪些调整?


末那工作室: 中国本身是没有手办这个行业的,末那工作室在做手办的时候,也都是在学习,学日本、学欧美,每个国家的国情不一样,手办艺术呈现出的形态就不一样,规格自然就不一样。欧美人就喜欢大的,因为他们家也大,空间也大,实在不行,可以放车库里,他们恨不得都买1:1的。而日本的手办大都是扭蛋,因为日本人居住的地儿小,没地儿放,而且日本还总是地震,pvc的东西掉下来也没事,重新摆上,也不会有什么损伤。

末那的手办基本上是1:6为主,个别手办也会做相应调整。事实上,规格的选定也挺复杂的,你要考虑成本和售价。所以我们在做斗战神系列的时候,就把手办的规格稍微缩小了一点,变成1:8和1:9,这样的手办差不多能卖到六七百块,这样的成本还是可以接受的,如果是1:6的手办,差不多就是一千五六百,现阶段,国内玩家依然觉得用一千五、六百块买一个国内的手办远不如买欧美的、日本的有价值。


其实《斗战神场景手办》只是场景大,整体的比例并没有太大的差别,依然是 1:6,我们只是在局部做了比例调整,在敲定的方案中,我们将船的比例与三个主体形象的比例做了调整。如果按照游戏中的真实比例,船体做成正常比例,那相 比之下,猴子的比例会更小,因此我们在创作的时候,选择将猴子的形象扩大,将船的比例相对缩小,这样猴子的形象才更加突出。



《斗战神场景手办》



站酷网:个人很喜欢《自由之战英魂石》这件作品,与以往的手办作品不同,它是武器为主体的手办,这件作品从构思到完成有什么故事?


末那工作室: 其实这件作品的创作周期特别短,客户想做一个游戏礼品形式的手办,而且要的很急,在提案时,我们就构思给他们做一个类似于风云里的剑冢那样感觉的手办,根据构思,我们画了一些设计图,做了一些创意小稿给项目组看,没想到项目组一致认为很不错,很快就定下这个方案。虽然它是一次新的尝试,但是完成的过程却相对顺利一些。


《自由之战英魂石》是末那首次尝试的兵器手办,但是,把兵器作为主角,去掉人物形象的这种手办形式并不新鲜,在日本这种形式的手办早就出现,只不过中国手办刚起步,物以稀为贵而已。日本在做怪猎(怪物猎人)、三国无双时,经常会把兵器作为唯一的手办元素来做创作。




《自由之战》



站酷网:《斗战神场景手办》非常棒,里面的人物角色各具特色,灵猴、巨灵神、百眼魔君三个主体形象无论是在人物细节,还是在人物动势上的呼应都非常到位。制作这件手办花了多长时间?《斗战神场景手办》这件作品对于末那工作室的发展有着怎样的意义?


末那工作室: 工作室总动员,一共做了四个多月,虽然四个月给人感觉时间很长,但是,就制作效果而言,我认为算做得很快了。这件手办中有三个主要人物:灵猴、巨灵神还有 百眼魔君,由团队中三名原型师分别负责,我负责灵猴,叹息壁垒负责百眼魔君,冰山负责巨灵神,剩余的船、场景则是我们一起来做的,当时工作室还没有现在这么多人,只有三个原型师,两个涂装师。虽然工期比较紧,任务比较繁重,但是团队合作一直都非常默契。


正是因为与腾讯合作了斗战神这个项目,末那工作室才有机会接触到更多的游戏项目。《斗战神场景手办》参展了当年上海的china joy,展览结束后被搬到腾讯总部,放在斗战神项目组门口,游戏公司领导以及项目经理发现原来游戏还可以这么玩,在表示惊讶的同时,也对手办这种艺术形式表示了认可,之后,末那工作室就陆陆续续接到其他游戏的单子,更多的游戏公司开始认识我们,我觉得《斗战神场景手办》最大的意义在这里。





《斗战神场景手办》细节展示



站酷网:你认为,想从事手办创作的小伙伴需要培养哪些技能?能不能为处在手办创作起点的小伙伴们一点学习建议?


末那工作室: 起码要有一定的美术功底,相应的审美水平,而且现在有很多教程可以为初学者提供一些指导,喜欢的小伙伴可以去学习、去借鉴。当然末那工作室也想过要做一些手办的教程来帮助小伙伴增加对手办的认识,但是现在真的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做,我想以后有时间和精力了,我们会做的,也会在站酷平台分享。


手办行业在国内还没有发展起来,它不像做游戏、做插画,其实,手办的就业就是一个挺大的难题。如今国内对手办的需求多了很多,但是还没有满足很多人来从业这样一个状况。末那工作室也处于刚刚起步,也在寻求不断发展壮大的道路,我们也在尽自己的努力让这种行业现状越来越好。



站酷网:中国的手办艺术发展现状是怎样的?末那为创作者与爱好者建立有效的沟通,末那做了哪些努力?


末那工作室: 令人欣慰的是,国内很多人都喜欢手办,很多人也都在做。但是国内手办现状就是还没有产业化,手办、模型都是衍生品。这种状况并不是仅仅在国内,包括日本也好、欧美也好,手办也都是依附于电影、游戏、动画。最近,国内上映的《大圣归来》就是很好的电影,我很希望它票房大卖,一方面它是中国动画产业的复兴,另一方面它也能带动手办市场的发展,中国动画行业发展不好,手办的发展只会更加缓慢,不依托这些产业,只是纯原创,根本得不到大家的认可,这是一个挺现实的东西。我觉得如果大圣成功了,可能会有更多的人愿意投身动画产业,手办行业也会随之发展得更快一些。


最近一个月,我都在忙着做比赛的事情,我们做这个比赛的初衷就是为大家提供一个更好的交流、学习、展示的平台。我觉得国内需要有这么一个宣传的渠道,很多手办创作者都有同样的经历,当你满心欢喜做出 一件自己特别满意的作品时,你会发现,没有一个地方可以”炫耀“,除了发个微博、发个朋友圈,再没有其他方式了。在日本,有各种这样的比赛,欧美有各种这 样的展览,国内确实没有特别专业的展示平台。国内的动漫节、动漫展,现在发展的有一点规模了,之前的则大多是cosplay,没有过多的人关注你是不是做了一件属于自己的作品。于是我们的想法就是,第一步,先把这个比赛做起来,每年举办一次,先做一个能为国内的手办创作者提供展示的平台,其实说是比赛,我 认为结果真的不重要,我们需要的是交流。另外,比赛结束之后,我会把这些作品集中起来做一个展览,这样,大家又多了一个平台来展示自己的作品,我们想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也想给创作者一个“说话”的机会。



站酷网:手办的接受人群有哪些?根据你的了解,国内手办市场发展的制约因素有哪些?


末那工作室: 手办的接受人群依然是二次元的多,日本也是,二次元的比较多,我们参加日本的WF展,发现了一些现象,喜欢末那作品的、在展台前逗留较长时间的还是以大叔类型的人群为主,大多数日本人还是喜欢美少女、大怪兽之类的题材,像竹谷那种风格的作品还是不多,零零散散的有一些,但是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多。对此,我想说两点:其一,手办是有一定的制作周期的,这是影响市场需求的因素之一,工厂的制作周期就摆在那里,是没法改变的,需要把手办创作的档期提前安排好。其二,动画这么火,手办周边在我看来也没有那么乐观,首先,手办的设计要优秀,做工要好,生产、量产的品质要好,那成本肯定低不了,那手办的零售价也低不了。如果做的不好,零售价又很便宜,大家会吐槽,如果你都做得很好,零售价高了,大家还是会吐槽,我们遇到这样的情况太多了。这些现实状况也一直困扰着我们,这些现状毫无疑问会制约这个行业的发展,我们也在慢慢探索好的出路。


其实我们的一贯想法就是:群众需要的就 是我们乐于奉献的。现状是无法改变的,但是我们可以做出相应的调整。两个方向:要么走高端路线,做限量,但是数量有限,价格也会相应高一些;要么走平民化路线,可以批量生产的,四五百一件。具体怎么走,我们也在尝试,末那工作室现在依然是一个以手工创作为主的工作室,还不是一个公司,跟日本的万代、海洋堂、寿屋这些公司是没有可比性的,他们严格的控制开发周期、作品质量、生产成本,而且他们有很多年的经验积累,这些都是末那需要学习和借鉴的。  



站酷网:在斗战神的创作中用到了3D打印技术,你认为3D打印技术对手办艺术的发展而言意味着什么?


末那工作室: 其实我们在三四年前,做斗战神项目的时候,就已经用过3D打印技术了,不过现在的技术更加成熟了,并且它能大大缩短手办的制作工期,这一点很关键。如果依然按照以前的手工制作方式为主,手办的开发周期会特别长。比如,当年造型村开发“我的女神“就用了一年时间,如果用这个周期来做手办,什么都赶不上了,谁也等不了你。说实话,一个手游的生命周期也没有多长时间,只是开发一个手办要一年,那手办就真的没法生存了。



《仙童真身》3D打印作品



站酷网: 末那工作室与国外手办行业是否有交流?现阶段主要是通过什么方式与国外手办交流、学习的?


末那工作室:我们跟国外的手办行业也有交流,也需要多交流,但是我推掉了最近的几个国外的手办展。因为,末那最近把大部分的时间都放在与游戏、电影的合作上,而有代表性的、原创的东西不是特别多,没有原创的、具有代表性的作品,我觉得参加这些交流也是枉然。


7月25号左右我们会参加日本的WF展。通过去年的第一次参展,我们确实学到不少东西,因此就想把这个交流活动延续下来。我发现,日本的匠气还是很足的,比中国要明显太多,他们的意识和水平也确实比我们要高很多,在找一些创作点上,日本的手办更精准,我觉得这是由他们的本土文化决定的,我希望末那工作室能从日本手办中学到这些“怪”的点,在今后的创作中做的更好。



末那参加日本WF展



站酷网:你怎么看待站酷网,对站酷年轻的设计师有什么想说的话?


末那工作室: 前几天有个做网络的朋友在一起聊天,我们就聊到站酷,站酷现在就是行业第一,国际排名应该是200多吧,我觉得站酷这几年发展得很快,站酷这个平台很好, 我一直也认为,平台很重要,无论是对末那来说,还是对设计行业而言,有一个好的平台来展示是特别重要的事。希望站酷能做得更专、更精,我很看好站酷。



想知道末那工作室到底神马样?想知道末那大神如何打造霸气手办?想观赏更多末那大神的霸气手办作品?更多末那采访照片为你打包在附件。还等什么?


快去下载吧,骚年~



                                                                                                  专访记者:姜雨雯   陈昱璇    视觉设计:柴志邦





572
- 3位推荐设计师推荐 -
    没有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