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艺工作室:粘土动画梦,逐帧去实现!

4年前发布

原创文章 / 手工艺 / 专访
设计师专访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设计师专访联系,谢谢配合。

说到守艺工作室,大家可能都很陌生,但是提到他们做的影片,不少人一定有印象。2014年,2015年央视一套春节期间播放的粘土动画宣传片就是出自他们之手。这种新颖的栏目包装形式,充满了趣味与中国特色。


说到守艺工作室,大家可能都很陌生,但是提到他们做的影片,不少人一定有印象。2014年,2015年央视一套春节期间播放的粘土动画宣传片就是出自他们之手。这种新颖的栏目包装形式,充满了趣味与中国特色。


守艺工作室是2013年成立的粘土动画团队。这次采访的主角路岩、陆军,是守艺工作室负责前期制作的两位核心创始人,他们将带我们走近守艺工作室,揭开粘土动画栏包的神秘面纱。



站酷网:你们是何时开始粘土动画的创作?简单为了我们讲述下与粘土动画的缘分。为何会创建守艺工作室?初衷是什么?


路岩:从我小的时候父亲就在木偶剧团工作,那时候我就经常去他们的道具组,耳濡目染自然而然地就喜欢上造型艺术了。之后一直从事和立体造型相关的行业。偶然的一个机会在北京电影学院参与了一个粘土动画项目,从此就爱上了这门艺术形式。




陆军:虽然我现在负责粘土动画的场景制作部分和美术统筹,但是在此之前,我并没有接触过粘土动画,也没有没有做过场景制作的工作,直到遇到路岩。


路岩: 我和老陆是通过一个朋友认识的。刚开始做粘土动画只是出于好玩,那时候我做了一个恶搞朋友的短片。老陆看了觉得这种形式很有趣,恰巧他正在和央视合作项目,当时台里面迫切希望推出一种独特的包装形式,他就向央视推荐了我。2010年底,我们就正式开始和中央电视台进行粘土动画包装制作的合作,在此之前,我们都没有单独做过粘土动画。2014年,我们成立了守艺,这是一个纯公益的工作室,只限于创作的层面。而商业上的运作是我和老陆创建的三联红日公司。




路岩(左)和陆军(右)的剧照


陆军:最开始我们都没想过组建工作室,单纯只是出于乐趣,大家在一起做事情特别高兴。但是具体这条路能走多远,发展到怎样的程度,我们都没有考虑过。



站酷网:简单地为我们介绍下守艺这个团队?日常工作中,工作室的伙伴们之间是如何协作的?


路岩:守艺工作室主要有两个大的分工,前期制作和拍摄、后期。这两个部分是分开进行的,制作部分是我和陆军在负责,拍摄和后期是央视数码负责。制作组这边也有细分,有人偶组、道具组、场景组、服装组四个组别。我主要负责人偶组,虽然老陆总说自己是负责场景,但其实他是负责制作组的整体统筹。



团队在讨论粘土动画制作细节


陆军:制作组日常的工作流程,最开始就是任务单的制定。每个人的任务制定,包括时间、完成数量以及图纸的绘画,需要做到怎样的程度,颜色是怎样的,都要事先安排好。


路岩:因为每次的项目时间都非常紧迫,没有时间让你自由发挥,必须要以最好最快的分工,达到最好的效果。如果没有老陆这样的一个协调人,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那这个项目就做不完了。



站酷网:刚开始做粘土动画时是怎样的情形? 当时怎样学习这方面的知识的?


路岩:刚接触粘土动画的时候,我们几个真的特别水。不管是软件的熟悉度,还是专业技能都不完善。那会儿整个团队就4个人,并且都不是动画专业出身。虽然我和老陆是美术专业出身,但也没有接受过专业的动画培训。团队成员江涛对视觉和电视的制作规律很精通,我比较擅长人偶制作方面,而老陆比较擅长场景。当我们把几个不完全的技能组合起来,大家取长补短,最终还就真把片子做出来了。



百集纪录片《手艺》第一季定格动画包装


我们拍摄的第一部影片是奔驰金融的宣传片。当时我们的设备都是非专业的,拍摄的机器是5D2,软件用的是特别初级的玩卡通。玩卡通拍出来画面的像素尺寸是640x480,无法在电视上播放,他只能作为一个参照,拍摄都是靠着自己的感觉拍的。我们的灯光也是非专业的,因为光源不稳定吃了不少苦头。因为定格动画是前期逐张拍摄成图片,后期剪辑到一起制作成动画,所以每一张照片的感光度要求都要统一。即使是专业的灯光设备,都会因为电压不稳,导致每一帧就发生变化,达不到期望的效果。要是用普通光线那到后期制作就完蛋了,绝对每一帧都不一样。


很多时候,做粘土动画的经验都是在实践和生活中摸索出来的,很多知识是在课堂里学不到的。它需要你要把生活中的细节,细心观察储存在记忆里。就像老陆做的老北京四合院,他没学过建筑,但是他在这种院子里住了几十年,别人制作这样的场景可能还需要上网查资料,但是老陆做这个全在脑子里。



四合院的场景模型


陆军:我修过这种房子。北京四合院的屋顶到7、8月份就容易长草,草根生长穿透屋顶的泥土就容易漏雨,所以在雨季之前必须把草拔掉堵上。那会儿搭梯子、上房、和泥用什么工具、什么比例全知道。就像路岩说的,我在这个房子里住了那么多年,根本不须要图纸和比例,颜色和质地我全知道,而我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怎么去把它实现出来。


我当时做这个四合院做了小半年,但是如果让我现在重新做一个,一个月就能做出来。刚开始就是一个摸索的阶段,哪种材料更适合,哪种工具更好使,经过成功失败,慢慢的积累了许多经验。



逼真的道具模型


站酷网:制作粘土动画的人物和场景都会用到哪些材料?


路岩:粘土动画只是个统称,并不是所有的制作材料都是粘土。泡沫、木头、水泥、石膏这些材料都可能在制作粘土动画时用到。我主要负责人偶制作的部分,制作人偶需要用到的捏塑材料也分很多种,例如软陶、胶陶,以及做人偶原型时用的美国土、精雕油泥等。原型和表情制作完成后,就不能继续使用粘土了。因为粘土的材质太重,脑袋太沉就没有办法进行表演,这时候就需要用别的材料进行翻模。2013年的时候,我们用的树脂材料翻模,然后把翻制好的模型上色,模仿皮肤真实的质感和颜色。现在我们用的是聚氨酯,聚氨酯是一种发泡胶,质地轻韧性也好,并且不容易损坏,后期上色的流程和树脂翻模没有多大的差别。



制作所用的粘土材料


陆军:我们现在人偶和房子都是一比十的比例,场景制作和人偶制作需要的材料差别不大,都是综合材料。但是场景制作牵扯的材料就比人偶制作多一些,会用到管材、泡沫以及各种纸和颜料等等。像做盆景和微型树木的时候,就会去外面捡树杈,有很多场景制作的材料都需要你在生活中寻找。


路岩:像那个太阳能热水器,就是老陆用吃剩的薯片桶做的。借着机会,他买了好几桶~


薯片桶做的道具模型


站酷网:制作粘土动画过程中,有哪些是要特别注意的地方?


路岩:我们到现在还是很初级,在国际上准专业级别的也算不上。但是我个人觉得定格动画不算是一个单纯炫技的东西。就算你有最先进的设备,但是意识没有达到,做出来的片子照样没有味道。例如你找一个外国人,让他做一个四合院,他真做不出来。他可以找到资料,他可以模仿得很像,但是他没有在那里生活过,是无法把活灵活现地再现当时的景象。


陆军:房子住久了都会有生活的痕迹,每一处痕迹都有自己独特的感觉。是粉状化?还是直接剥落了?还是翻皮?每一处痕迹不可能是一摸模一样的,它都有着细微的差别。



马年春节宣传片制作老毕的脸部模型


场景模型的细节


站酷网:甚至房子的每一处痕迹都有一个故事,当时可能孩子在那里玩闹蹭了一块,屋外下雨潲雨淋湿了墙面等等,这些都不是凭空捏造的。


陆军:还有那个墙缝为什么那么大,那是去年小孩淘气放鞭炮蹦的~

问:2014年马年的粘土动画宣传片让守艺工作室被大家所关注,能否为我们讲述这部粘土动画背后的故事?


路岩:马年央视1套的春节宣传片,制作周期特别紧。从前期策划到完成一共才3个月,中间我们还搬了一次家。最早我们的项目是在央视数码的一个摄影棚进行,制作进行到中期就被告知马上要拆迁,没办法只能继续找场地。幸运的是我一个朋友是一个艺术营的负责人,刚好有一块地方空着,就暂时借给我们用了,也没要钱。就这样我们才能把项目顺利完成。



现场布景


陆军:那会儿我们几个真的吃了不少苦,在北京最冷的3个月,几个人在一个1200平的厂房里,没有暖气,屋里甚至比外面都冷,所有人都流着鼻涕在做事。看我们当时拍的剧照,全都穿着大棉袄,到最后所有人都感冒了。电暖气买一堆围着都没用,真的太冷了,尤其在那么大的一个空间里。


路岩:搬家那会才折腾呢,整整搬了一晚上,一夜没睡。光前期打包就准备了两个星期左右,粘土动画的道具都特金贵,不能磕不能碰,零零碎碎还特别多。尤其你做到一半的时候,好多东西都没做完,你必须保持现状,不然搬完之后就接不上了。



马年春节宣传片剧照


陆军:搬家的时候我们两个人还统一指挥着,把所有东西都提前进行编号,结果搬完一样一片狼藉,最后还是用了两个星期才把一切恢复正常。



站酷网:2015年羊年这次的宣传片的设计构思是怎样的?在人设和场景设计上都有怎样特殊考虑?


路岩:央视一套的羊年春节宣传片从2014年10月底就已经开始筹备,一直到2015年1月份才结束。这次的宣传片,前期总共经历了6次创意案的改动,人物设定,故事分镜,这些都要落实在纸上。故事是以12生肖为主线,羊是主角。整个故事还加入了家庭、庙会、跳房子等,一些很中国特色民俗的元素。




我主要负责人物的设定,12生肖的设计从2014年就已经开始了,期间一直在补充完善。在我的认知里,12生肖的角色设计不能太脱离人型,造型不能太搞怪。我设计完草图后,陆军把草图进一步细化,角色决定好后,李文钛老师负责把我们的人物立体化,做出一系列人物的初稿,包括衣服上具体的纹样等等。


陆军:这次宣传片里场景灯笼上繁复的纹样也是李老师做的。他在粘土道具的制作上绝对称得上是中国第一人。


李文钛老师在制作道具


路岩:此次羊年宣传片的场景设计很特别,陆军设计的所有场景都在一个大的圆盘上。所有内部的设计都随着这个圆形走,包括台球案、桌子、椅子都进行了变形。这种同心圆上的弧形,就是我们自己创立的一种规则。


陆军:实际上这种透视,真正在镜头里也没有特别形变,这点我是我没有想到,当时设计的时候只是觉得方便,这属于一个意外收获。


路岩:圆盘上每个小格局都自立成一个场景,这样设计的优点是每个模块的大小都可以让我们自己去控制,更方便我们模仿镜头的运动。



宣传片的制作过程


陆军:定格动画里,镜头移动是非常难的。以前的那种沙盘式的场景,镜头想要达成匀速的运动的很难,需要镜头进行调整运动。而我们这样的设计很便利,机器可以架在一个地方不动,只需要移动场景就可以达到镜头移动的效果。这其实就是一个定格拍摄装置,圆盘的下面都标有刻度表,让场景移动非常流畅地进行。而这种移动用摇臂是达不到的,像这样围绕场景做一个360度的旋转效果,根本实现不了,而我们空间设计的优势在这时候就体现出来了。



羊年春节宣传片的场景设计以及细节


有些东西你不试一次,你就不知道以后怎么去解决。路岩和我现在都在不断尝试新的东西,接触更多新的材料和内容。如果你总是做自己熟悉的东西,永远也提高不了。包括这次的场景转盘的设计,提出这个创意,其实我自己心里也没有底,但是当我把这个创意抛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最后真的就实现出来了。



站酷网:粘土动画的好坏有没有衡量的标准?


路岩:粘土动画在制作水准上有一些固定的标准,例如镜头的流畅程度,以及灯光的运用等等。但是在制作层面,例如我做的人偶这块,每一个影片的标准是不同的。比如,马年宣传片制作那九个家喻户晓央视主持人,稍微做得不像,就特别明显。而所谓像与不像,每个人的感觉都是不一样的,外行人和内行人也有不一样的看法,有很多主观因素的干扰在里面。所以当时我做这套人偶的时候,人物设定在写实和抽象之间,把卡通和写实灵活地结合到了一起去规避这个问题。



人偶模型的制作过程


陆军:我个人比较喜欢有浓厚生活气息的场景,你做的东西要能真实地再现场景。像这个厂房,墙角的这种锈迹在生活中很常见,在这里这完全都是用手画的,他结合了一些美术技巧在里面,一个好的场景就是靠这些小的细节才会出彩。我觉得画画对我的场景制作很有帮助,深浅渐变的笔触变化融入到场景中去,让场景更真实更打动人。



站酷网:国外有许多优秀的粘土动画团队,他们身上有哪些是值得我们借鉴学习的?


路岩:我觉得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不能盲目地去跟风。现在你可以学提姆·伯顿,学阿德曼,可以抄得八九不离十,但文化的东西是根深蒂固的。比如老陆,他做四合院就OK,你让一个外国人来做试试。所以我们拼的不是技术,我们拼的是一种文化,是我们自身血液里流淌的东西。基于这种文化,进行故事以及人物场景的设计,才会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盲目地学国外,做出来的东西只会特别别扭,还不如踏踏实实做回你自己,更能深入进去。



路岩老师耐心的调试


之前我和老陆对于技术学习上也有过争论,比如说立体打印,刚开始我特别抵触,因为我觉得粘土动画之所以让我们感动,是因为他是纯手工打造的。但是现在,我的思想有一些转变,我觉得这种现代科技可以用,但是不能依赖。粘土动画是要接地气的,有些外国的团队做的粘土动画非常好,一点都看不出来是定格动画,完全没有瑕疵,甚至感觉像三维的动画作品。而我个人还是觉得粘土动画那种最质朴的东西才最能感动人,不要只在技术上较劲,要在故事上,文化上多挖掘,这样做出来的粘土动画才会被更多人接受。



站酷网:15年工作室将会有哪些动作,除了栏目包装的形式,未来还会进行新的材料动画或者长篇故事动画的尝试吗?


路岩: 在国外粘土动画的市场发展已经很成熟,但是在国内,一个大老爷们去看粘土动画片就变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了。但是粘土动画在未来式有市场的,并不是单一的做片子,未来粘土动画有可能衍生出一些产品,甚至主题乐园,这都是可行的。我们现阶段做的是一种粘土动画的影片,而不是动画片。一谈到动画片,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小孩子看的。但国外的动画很多都是给成人看的,像澳大利亚的粘土动画《玛丽与马克思》,小孩子根本看不懂,大人看完了都特别压抑。守艺接下来可能会尝试一些原创影片,甚至长篇故事,但是目前还是以制作栏目包装的粘土动画为主。



头部表情模型



站酷网:中国现在的动画市场很难捉摸,守艺现在面对的市场的形式是怎样的?遇到过哪些问题,如何克服?


路岩:我从小就喜欢粘土动画,那时候中国有许多优秀的定格动画,像《阿凡提》《神笔马》《崂山道士》《曹冲称象》《雕龙记》等等。当时中国的粘土动画发展的很迅速,但是到后来就整个断代了。除了八几年的时候川本喜八郎跟上海电影美术制片厂合作了一部动画《不射而射》,这是80年代粘土动画唯一的亮点,从那之后国内粘土动画就整个销声匿迹,再也没有什么拿得出的作品了。


其实中国粘土动画的技术很先进,当时的拍摄技术条件和现在不同。以前都是用的胶片,连预览都没有,必须一次过,胶片那都是真金白银,到现在我都特别佩服那帮人。现在回过来看那些动画里的动作,都没有什么硬伤,虽然肯定不如现在制作的粘土动画这么流畅,但是特别有故事性。现如今中国的动画,不只是技术的问题。每个团队都想把利益最大化,抱着这样的心态是很难做出好的定格动画的。守艺工作室这几年都没赚到什么钱,实话实说,如果真想要挣钱,找一份固定的工作,每个月的工资也比现在挣得多。



陆军老师在绘制场景


陆军:我们其实只是单纯的喜欢这种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国内的粘土动画停滞了很多年,想一朝一夕就跟上国际步伐是不可能的。所以现在我们在学校里做这样一个粘土动画的工作室,就是希望从小开始影响他们。并不是希望他们最后都从事这个行业做粘土动画师,而是希望从素质上去影响他们。



站酷网:粘土动画的从业者现在面临着很尴尬的境地,时下粘土动画并没有被大众普遍接受,还是一个非主流的动画形式,您怎么看待未来粘土动画在国内的未来?


路岩:与其是想着怎么改变别人,不如好好想想如何改变自己,提升自己。人现在不像过去那么容易被洗脑,想改变粘土动画的现状,就需要我们真正的行动起来,用真实的作品去打动别人。宣传只是一个方面,但是绝不是最重要的。说句实话,粘土动画这个行业在国内都还不成立,如何去谈振兴这个行业?我们现在最首要的是把这个行业先建立起来,学生毕业了之后他必须真的有这个职业可供他选择。我们需要建立的是土壤,为什么我们很欢迎大家来守艺免费参观,照片随便拍,我们没有任何秘密。像韩国人拍《绿树林》的时候是绝对不可以有外人进入的,大部分团队都是这样。而我们之所以这样做,就是希望在国内建立起粘土动画的生存土壤,有了土壤以后才会有粘土动画更大的发展空间。



陆军老师和路岩老师耐心的为记者讲解



陆军:我们现在还属于播种的时期,还不到爆发的时候。虽然我们已经到达了一定的程度,但直到我们自己真正去拉投资做片子,这才算是我们一个真正的里程碑。所以当下需要更多宣传的不是我们的片子,而是粘土动画的概念。


虽然我们也不知道我们能否带动起来,但是我们会努力把这件事扩大,让更多的人去喜欢,甚至参与到粘土动画中来,这本身就是一种影响。我们特别希望更多的人加入到我们这个团队,不管是否有才能,都希望年轻人多来尝试体验。



站酷网:最后一个问题,对站酷上喜爱粘土动画的朋友们有什么想说的吗?


路岩:我和老陆今年都40多了,我们饶了很大的弯子才开始做真正想做的事情,如果再年轻10岁那就太完美了。其实很早之前就一直想做,但是一直没有契机。其实很多事,你做了就做了,不做可能永远都停留在一个想法。现在我们两个就是这样,做了这件事,也没想过做成什么样。


我们希望时下的年轻人能够踏踏实实去做些事,自己喜欢,哪怕再不切实际也要去做,因为人生没有重头再来的机会。年轻人首先想好这三个问题,第一,我是谁? 第二,我想要什么?第三,我能干什么?把这三个问题搞清楚了,其他一切的情都会迎刃而解。


544
- 4位推荐设计师推荐 -
    没有新消息